大道向前·湘村新时代丨株洲平乐村:黄桃压枝头 村民乐心头

发表时间:2022-05-20 08:27:57

来源:[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湖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咪

【村庄剪影】

炎陵县中村瑶族乡平乐村,地处罗霄山脉深处,交通闭塞、贫穷落后曾经是它的标签,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村里只有老幼妇孺。如今,平乐村种植炎陵黄桃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返乡创业,大量的游客前来赏花、购桃。

(炎陵县中村瑶族乡平乐村千亩桃林美如画。 王梓槐 摄

2021年,全村黄桃种植面积达3200亩,年产量275万多公斤,产值3300万元,是炎陵黄桃盛产区,更是炎陵黄桃品质、品牌的样板区,被誉为“炎陵黄桃第一村”。三四月,平乐村万亩桃花盛开;7月中下旬,果实累累,桃香弥漫山林。黄桃产业的发展,促进了平乐村村民增收致富,仅靠种黄桃,村民年人均收入就达1.65万元。

平乐村先后获评“全国‘一村一品’示范村”“省级美丽乡村示范村”“市级同心美丽乡村”等荣誉,村集体经济收入由原来的每年2000多元增至15万余元。

【带您“打卡”】

夏初,万物生长。记者沿着蜿蜒的山路,驾车驶向炎陵县中村瑶族乡平乐村。

刚到村口,两个圆溜溜的黄桃雕塑跃入眼帘,与蓝天白云相映成景。不远处的牌子上写着“第十批全国‘一村一品’示范村(黄桃)”“同心美丽乡村”。

引优试种,“外来果”找到好归宿

穿过村口一条长约500米的隧道,进入平乐村内。平乐村党总支书记盘建军介绍,这条隧道早年由人工修建而成。

站在路边远望,便能看到大片的桃林。幼桃刚挂果不久,散发着桃子的清香。

跟随盘建军的脚步,记者沿着清澈的小溪而上,来到村里最早种植的一批黄桃老树林。

“这些树已经有35年的历史。”盘建军指着其中一棵树说,瞧这些树干已经有些干枯,但依旧能结出香甜的果实。

(平乐村最早种植的黄桃老树之一 王梓槐 摄

最早种植的这一批树是怎么来的?盘建军向记者讲起了黄桃老树的故事:“它们都是从上海引进的,在这里找到了好归宿。”

上世纪80年代以来,炎陵县委、县政府和农业部门致力培育特色农产品,帮助山区农民脱贫致富。

1987年,炎陵县农业部门从上海农科院引进优良黄桃品种,在平乐等偏远山区试种。

“平乐村生态环境好,种出来的黄桃,特别香甜,非常好吃,唯一的缺陷就是外形不好看。”盘建军说,山区病虫害严重,刚开始结出的黄桃十果九蛀,不待成熟就所剩无几,产量不高。

一次偶然的机会,炎陵县农技专家和果农发现,水果套袋技术可破解这一难题。

当时,台胞朱代奖回到祖籍下村乡,租赁土地种植新世纪梨,并在炎陵首次采用套袋栽培技术。受其启发,果农尝试将套袋技术运用到黄桃栽培中。

(炎陵黄桃满枝头 龙子琳 摄

果然,黄桃套袋后,果实免受病虫害与鸟害,果面更光洁、色泽更均匀,呈现果形周正、颜色金黄、甜度适中、脆嫩可口等特征。

农技人员随后又摸索、总结出一整套适合当地环境、有别于其他桃类的标准化栽培技术,编制出《“炎陵黄桃”生产技术规范》。

好山好水,加上独具匠心的栽培技术,炎陵黄桃一跃成为果中上品。

“黄桃王子”邝卫华,是早期试种黄桃成功、先富起来的带头人。记者在平乐村黄桃基地见到他时,他正忙着疏果套袋。

2004年初,邝卫华将自己种植的新世纪梨全部改种黄桃。同年,在县农业部门帮助下,他向中国绿色食品发展中心递交了绿色食品申报材料,“炎陵黄桃”首次获得绿色食品认证,成为株洲市首个通过国家绿色食品认证的水果。

2008年,邝卫华的黄桃果园实现纯收入10万元。村民羡慕不已。

“看到人家种黄桃发了财,我们家才开始种。”本在平乐村经营酒楼的老板戴石洪也种了300棵黄桃,如今每年黄桃收入15万元左右。戴石洪说,种黄桃比开饭店民宿赚得还多。

鼓励扩产,“黄金果”满山遍野

走在平乐村的主街道上,大部分门面都与炎陵黄桃有关。

“平乐村家家都种黄桃,现在根本找不到一块荒地。”盘建军介绍,平乐村近几任村党组织善谋产业、会搞经营,带领村民一心一意做大做强黄桃产业。

2011年,以时任平乐村党支部书记邓运成为首的村支两委班子,将黄桃作为全村脱贫致富的主打产业来培育。邓运成牵头成立公司,将平乐黄桃种植合作社、众鑫专业合作社等联合起来,采用“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运作模式,统一种植管理、统一销售。为贫困果农建立扶持台账,提供一条龙服务。

经村支两委动员,不少在外务工的贫困村民返乡创业,脱贫致富。

(村民邓石茂忙着给黄桃树疏果。 王梓槐 摄

在平乐村,有一处正在建造的房子引起记者的注意。盘建军介绍,这是村民熊广卫的家,他家原来住在山顶,后来政府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帮他家在山脚下盖了一层新房。如今,他靠着黄桃致了富,将房子改建成3层小楼。

其实,熊广卫刚开始并不愿意种黄桃。

“黄桃树3年才挂果,当时我们什么都不懂,哪敢贸然行动,万一不成功怎么办?”熊广卫说。

邓运成多次上门劝说,熊广卫才勉强答应。如今,熊广卫每年靠种黄桃收入7万余元。他指着自己的新房说,现在不用再到外地打工奔波,种黄桃有政府支持,在家就能挣到钱。

朱圣洪原是村里出了名的贫困户。一家4口。妻子和弟弟都患重度智力障碍,无劳动能力;女儿在上学。他只能靠在外面打零工维系生活。“在政府帮扶下,现在我家每年黄桃收入近10万元。”朱圣洪笑得合不拢嘴。

在外务工的陈世丹看到黄桃产业发展势头好,返乡创业。去年,陈世丹种植的3000多棵黄桃树,产量达10.5万公斤。“去年,仅发出的工资都有40多万元。”在平乐村桃缘民宿,陈世丹告诉记者,不仅自己赚了钱,注册了优农尚品水果销售有限公司,还解决了不少人的就业问题。“公司建了新厂房,目前正在建设冷库,自动化分拣设备即将安装调试。还购买了多台烘烤机,专门制作优质黄桃干。”陈世丹说,政府为奖励她延伸黄桃产业链,还支持了100多万元资金。

黄桃成了名副其实的“黄金果”,2020年底,平乐村(炎陵黄桃)上榜第十批全国“一村一品”示范村。

打响品牌,“明星果”火爆市场

平乐村村部对面,新建的炎陵黄桃小镇游客服务中心已初具规模,7月将投入使用。穿过服务中心宽敞的院子,便到达省级标准黄桃产业示范园,园内“线上桃花旅游节”广告牌非常显眼。

(炎陵县桃花节在中村瑶族乡平乐村举办,吸引游客前来赏花  莫剑华 摄

3月23日,由于全国疫情形势严峻,2022中国炎陵桃花旅游节改为线上举办,以直播形式展示平乐村等地的美丽桃花,吸引1500多万名观众线上“云赏花”。

作为炎陵黄桃小镇核心区的平乐村,每年以节会带动销售,定期举办桃花节、黄桃大会等,吸引经销商和游客前来旅游、购桃;还邀请中央、省市各级主流媒体,聚焦炎陵黄桃,提升品牌知名度。

品牌要打响,品质是关键。为维护炎陵黄桃品牌,保证品质,平乐村严格农业投入品的管理和使用,实行农产品质量安全源头管控,加强市场监管,严格依法维权。

时下,炎陵黄桃分拣中心正在扩建。负责人邓石茂介绍,分拣中心将扩大至1300平方米,建设冷库和自动化分拣设备。

(炎陵黄桃 龙子琳 摄

“我们引进自动化的山地轨道运输设备,黄桃采摘后直接通过轨道运输至山下,避免人工运输磕碰黄桃。”邓石茂说,为了提升黄桃品质,今年还购买200盏杀虫灯。

平乐村随处可见的快递店引起记者的注意。盘建军介绍,为了保证炎陵黄桃的口感,平乐村已经形成“今天摘桃、明天尝鲜”的快速运输模式。

“每年炎陵黄桃还未上市,就已经有很多人预订了,火爆得很。”电商达人陈淑芳说,去年通过微信朋友圈销售黄桃2.5万公斤,其中一部分是帮黄桃销售有困难的村民售卖的。

陈淑芳是炎陵县鱼片志愿者联合会的志愿者,闲暇时经常下乡给炎陵果农上课。她说,帮果农卖黄桃只能帮一时,教会果农怎样通过电商渠道出售黄桃,才真正帮到了点子上。

“平乐村人非常热情、淳朴,大家互帮互助,共同致富。”陈淑芳说,她卖黄桃还有一种情怀,让在外地的炎陵老乡和全国各地的朋友尝到来自神农福地的原生态水果。

盘建军说,正是大家的齐心协力,才让平乐村的黄桃产业越做越大。今年天气好,预计又会是一个丰收年,产量将达到300万公斤以上。平乐村将继续延伸黄桃产业链,推进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大力发展黄桃干、黄桃酒、黄桃汁等精深加工,引导村民发展直播带货、乡村旅游、快递物流等新兴服务业,吸引更多的游客来赏桃花、品桃酒、摘黄桃,给村民持续稳定增收提供坚实的产业支撑。

【青年观察】

每一位果农都称得上种桃专家

吴洁霞(湖南工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21级研究生)

“炎陵黄桃第一村”平乐村久负盛名。这次作为湖南日报青年观察员,我来到罗霄山脉深处的平乐村,有幸见识了声名远扬的黄桃林。

(炎陵县中村瑶族乡平乐村千亩桃花盛放  莫剑华 摄

平乐村拥有优美的自然风光,黄桃种植面积大,产业底蕴深。桃花节时,春风拂动,桃花灼灼,十里芳华。青山绿水间,俨然一幅世外桃源的美景。

平乐村通过种植炎陵黄桃,不仅让在外务工的年轻人返乡创业,还吸引大量的游客前来赏花、购桃,成为全国“一村一品”示范村、湖南省美丽乡村示范村。

(村民分拣黄桃  张咪摄

发展壮大黄桃产业,离不开科技力量的支撑。上海农科院和炎陵农技专家,每年到平乐村举办多期黄桃种植技术培训。他们深入田间地头,手把手教村民整形修剪、抹梢疏枝、疏果定果、果实套袋,以及开沟排水、病虫害防控、有机肥使用等技术。平乐村民在长期实践与探索中,总结出一套适合本地特点的标准化栽培技术规范。如今,平乐村的每一位果农都称得上种桃专家。更令人惊叹的是,平乐村的电子商务也发展得很好,走出一条“互联网+文化旅游+特色农业”新路子,让炎陵黄桃火爆市场,还带动村里的生态旅游业发展。

种植黄桃,唤醒了平乐村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脱贫攻坚成果惠及百姓的方方面面。曾经的贫困村,产业兴了,出行易了,环境美了,人气旺了。

平乐村的巨大变化说明,乡村振兴必须大力发展产业特别是特色产业。

原载《湖南日报》(2022年5月20日0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