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门店数量居全国第六!谁在密室无法“逃脱”?

发表时间:2021-12-01 18:26:37

来源:[来源:三湘都市报]

三湘都市报全媒体记者 潘显璇 视频 实习生 宁瑞欣

11月29日,灯光昏暗,密室紧张,滕直晟穿着深蓝色大褂坐在审讯室里。此刻,他已变身一名“志士”,任务是“帮潜伏的地下党拿到急需的《长沙城防图》”。

这是长沙沉浸式密室《潜伏》中的场景,滕直晟饰演的是主要NPC(Non-Player Character,即游戏里的非玩家角色)之一,他和同事们将通过表演推动剧情,帮助玩家完成任务。

成为NPC之前,科班出身的湘西小伙滕直晟在多部电视剧中参演过小角色,还当过数年的艺考培训老师。

随着剧本杀和沉浸式密室的兴起,真人NPC成为就业的一个新选项,吸引了不少喜欢表演的年轻人,其中不乏影视表演专业的毕业生以及小演员。逐梦演艺圈并不易,在他们看来,这份职业既让他们过足了戏瘾,也能有不错的收入。

过足戏瘾

专业演员筹备两周终成NPC

今年8月,30岁的滕直晟成为沉浸式密室《潜伏》中的一名全职NPC。

滕直晟学影视表演专业,2014年从湖南大学毕业后在多部电视剧、电影里饰演过小角色,之后在中学当过老师,也从事过艺考培训教育。

“我热爱表演,而这些年更多是给学生上课,自己少有表演机会。而NPC这个职业,可以让我在工作中过戏瘾,所以我毫不犹豫加入了。” 滕直晟告诉记者,密室从中午12点半营业到晚上12点半,工作时间相对比较自由,上午他还能继续兼职做些艺考培训的工作。

《潜伏》的剧情,完全是靠NPC与玩家的互动演绎推动,进而引导玩家通关。这就要求NPC在短时间内用台词、动作和表演,让玩家产生沉浸感,投入到游戏中。

“背台词、揣摩角色、与同事排练,筹备了两周才胜任第1个NPC。”如今,滕直晟已经可以娴熟地胜任剧本中3个不同的NPC了。在他看来,密室NPC要有认同感,相信自己的人物角色,这样才能带领玩家入戏,提供更好的游戏体验。

半路出道

“我让二十多个玩家当场落泪”

与滕直晟不同,23岁的益阳小伙陈彦霖大学学的是销售专业,在成为NPC之前,没学过表演,也没有过表演经历。

2019年,经朋友介绍,热爱表演的陈彦霖应聘成为长沙一家密室的NPC,为了尽快胜任这份工作,他每天向学过表演、演过话剧的同事请教学习,仔细揣摩角色,常排练到很晚。

在陈彦霖看来,虽然剧情已经烂熟于心,但玩家却各有不同,这意味着每一次重新开始都可能面临意想不到的新状况,这也是沉浸式表演的难点。但不可否认的是,NPC表演的好坏,直接关系着玩家的体验感。

“我扮演的是一名潜伏者,因为玩家的疏忽导致身份暴露,为了保护同伴,经过酷刑后被枪决。”两年来,陈彦霖扮演这个角色不下百次了,让他感动的是,自己的表演,先后让二十多位玩家入戏挺深当场落泪,“这是对我最大的鼓舞,很有成就感,而这种代入感的体验也会让玩家觉得这笔钱花得值。”

薪资报酬

与参演场次挂钩,少数岗位能过万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长沙地区从事NPC工作的都是年轻人,不少是由密室、剧本杀的玩家或者爱好者转化而来,也有部分是影视表演专业的学生以及有演出经历的小演员。

对这些年轻人来说,这份工作除了可以满足自己的表演欲外,工作时间相对比较自由,并且收入也不错。

记者注意到,在BOSS直聘网上,关于密室NPC、沉浸式剧场演员、剧本杀主持人的招聘信息多达上百条,开出的薪资普遍在4000-8000元之间,少部分岗位的薪资超过1万元。从招聘要求来看,这些岗位普遍要求应聘者热爱表演,对密室、剧本杀行业有一定的了解,大部分岗位对表演经验未作要求。

“实际上,NPC拿的不是固定工资,报酬与自己的参演场次挂钩。消费旺季,玩家多,自己参演的场次多,月薪能过万。消费淡季,玩家少,演出场次少,就只能拿到七八千元。”滕直晟说。

行业规模

市场有望破百亿,长沙门店数量居全国第六

随着《明星大侦探》《密室大逃脱》《萌探探探案》等热门综艺节目的播出,近年来实景密室娱乐迎来蓬勃发展期,成为年轻人的“社交新宠”。艾媒咨询《2020年中国密室逃脱行业发展现状及用户行为洞察分析报告》认为,2021年国内密室市场规模有望破百亿元。

美团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4月,国内剧本杀门店数量从2019年的2400家上升到4.5万家,预计年底将达到6万家。从城市维度看,多个城市剧本杀呈快速发展态势,目前,上海、武汉、北京的门店数量位居前三,成都、西安、长沙、南京、天津、深圳、杭州等城市紧随其后。

12月1日,记者在美团上搜索发现,长沙地区的密室、剧本杀门店超过150家,大部分集中在五一广场商圈附近。记者通过天眼查搜索“密室”,显示长沙有70家企业状态为存续的有关公司。

“从最原始的机械密室,到中期的剧情密室,再到当下流行的沉浸式密室,甚至更前沿的沉浸式电影,现在在市场上都能找到,都有各自市场。人均消费单价从几十元到五六百不等,满足了不同玩家的体验需求。”沉浸式运营商GAME REC创始人喻晗是长沙人,在他看来,目前密室行业的产品形态呈现百花齐放的格局。同时,沉浸式密室的流行,让NPC愈发重要,也让喜欢表演的人乃至科班演员,在密室里找到了施展才华的舞台。

喻晗表示,从全国来看,北京、上海有电影拍摄基地众多以及表演人才储备丰富两大优势,引领着整个行业的发展。长沙则是一个以消费者带动密室行业发展的城市,长沙的连锁密室品牌数量远低于杭州、深圳等城市,但消费数据却远高于这些地区。也正是有这样的娱乐氛围与消费基础,长沙这两年陆续诞生了不少优秀的沉浸式品牌,比如《911》和《潜伏》等本地品牌,已经走向了全国。

【记者手记】

促进行业良性发展,离不开政策规范和行业标准

值得关注的是,密室、剧本杀行业市场快速发展的同时的,却因缺乏相应的政策规范、行业标准、监管举措,导致野蛮生长、乱象丛生。

一方面,密室消防不达标存在安全隐患的情况屡屡发生。今年11月18日,位于长沙市天心区解放西路的七度空间剧情密室逃脱因存在多处消防隐患,且未经消防救援机构检查验收就擅自投入使用,被依法进行临时查封。截至11月18日,天心区已对23家密室逃脱场所监督检查83次,发现隐患和违法行为77处。

另一方面,由于密室、剧本杀行业的准入门槛相对较低,市场上剧本质量参差不齐,还有部分剧本以暴力、低俗、黄色、迷信等元素作为噱头博人眼球。

一个行业健康良性的发展,既需要行业市场人士的自律,更离不开相关的政策规范和行业标准的介入。

值得期待的是,多地已在全面规范密室逃脱类场所消防安全管理,加速出台密室逃脱类场所消防安全管理标准。《上海市密室剧本杀内容备案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也已面向社会公布,上海成为全国首个提出将剧本杀纳入备案管理的城市。而这些实验性的地方性管理措施,今后肯定会逐步向全国普及,形成统一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