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之情丨当“新班主任”碰上“新高考生”:相伴有苦有甜,是班主任也是大姐姐

发表时间:2021-06-06 06:29:39

来源:[来源:三湘都市报]

6月7日,40.02万湖南高三学子将迎来高考。

在人生大考前,不是父母、胜似父母的班主任与学生有说不完的故事和感动。

人性中许多美好而闪光的情感在师生之间得以体现,许多朴素却动人的镜头在师生之间悄然上演! 6月1日,记者走进长沙铁路第一中学(简称“长铁一中”),见证了点滴的感动以及那份浓厚的师生情谊。

■记者 杨斯涵

【故事一】

学生成人礼,她手写37份暖心祝福

“90后”柏帆是长铁一中K1804班的班主任,这是她第一次当毕业班的班主任,6月1日,在长铁一中,记者见到了身着黑白格子连衣裙的柏帆,她认为做教师要富有责任心、爱心、耐心、细心。每天早晨,她会到教室陪着学生早读;预备铃前,她会督促学生做好课前准备及预习工作;晚自习后,她会准时出现在学生宿舍嘱咐学生早睡早起,养足精神。面对新高考,柏帆也调整了教学策略——她利用业余时间自学了很多知识,在课堂上作为背景信息补充讲给学生。

“高三的学习任务是紧张而又繁重的,越临近高考学生越浮躁,一定要让他们放松心态,从容应考。”柏帆深知如果和学生斗气,一句话就有可能挫伤了学生的自尊心,所以在谈话时她斟字酌句,尽量注意谈话艺术。

分析测试情况帮助学生选科

“刚开始带这个班级时,我就知道学生们将要应对‘新高考’。”柏帆告诉记者,刚开始只是知道要进行高考改革,但是怎么分班/怎么选科都还不清楚,到了高一下学期才有一个比较完整的方案出台。

不过,在柏帆看来,高考不管怎么变化,终究还是要以考试的方式来考察学生。“为了帮助学生选择适合自己的组合,学校会给学生做三个测试,并给他比较详细的报告,而这个报告可以作为他选科的时候一个重要的依据。”

然而并不是所有学生都会依据报告来进行选择。柏帆告诉记者,林丽(化名)是班上一名比较内向的女生,在高一选科时,她斩钉截铁地选择了“物理、化学、生物”,可是据柏帆了解,在高一时,林丽并不擅长理科,数学150分的满分,她只能考到50分左右,可是她和家里人都认为选择纯理科专业会比其他选择更容易填高考志愿,于是一直决定要填“纯理科专业”。了解到这一情况后,柏帆多次对家长和林丽进行了解释,最终林丽放弃了“纯理科专业”,选择了“历史组合”。

“我们更多的是尊重学生的意见,不进行过多的干涉,但是我们也会帮助学生对其选科进行分析,让他们选取最具优势的那一个组合。”柏帆说。

“别样”毕业卡片鼓励、祝福学生

回忆起2018年,学生刚入校的那一幕,柏帆说可以用“记忆犹新”四个字来形容。她告诉记者,当时,大家会互相问是哪个学校毕业的,是不是住在一个寝室……“学生刚刚从初三升到高一,大家充满了对高中生活的向往,在车上叽叽喳喳聊个没完。”

为了和大家迅速建立信任关系,柏帆会把班级和学生个人的情况记录下来,并加以分析、思考、反思、重建,以便更好地提升自身的教育教学质量,让自己的班级管理再上升一个层次。

三年和同学们的相处有苦也有甜,但最后总是要有点值得回忆的东西。在学校组织的18岁成人礼当天,柏帆送给班上每位同学一张明信片,“班上37名同学,我手写了37张。”柏帆认为,18岁成人礼是学生们心理上的分水岭,18岁前大家还是未成年人,觉得需要社会的包容,可18岁后,学生成年了就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特别是在不久的将来,大家都要慢慢地接触社会。“我觉得这样一个特殊的节点,应该去给他们一些鼓励,因此根据我对每个人的了解,表达了我对他们不同的祝福。”

【故事二】

改掉急性子,做学生们的大姐姐

与柏帆一样,燕彩兰是长铁一中K1801班的班主任,这个班也是她第一次以班主任身份带的班级,在她心中,学生就是她的“孩子”。

“带过高三毕业班的生物,但是当毕业班的班主任确实是头一回,没有经验心中不免忐忑。”6月1日,在长铁一中,说起第一次当班主任的经历,燕彩兰这样表达她的感受。

及时沟通让孩子更加自信

“这两天,孩子们都在进行‘保温考试’,希望这次考试能带给他们自信。”从她爽朗的笑声中,记者听出了她的自信,她觉得她的孩子们一定能在这次“新高考”中收获到自己满意的成绩。

何为“保温考试”?燕彩兰告诉记者,“保温考试”就是在高考前进行的模拟测试。

谈及考试,燕彩兰低下头,思索了一下说:“其实我挺感谢考试的,因为考试让师生之间的距离一点点拉近。”张林(化名)是在高二年级的时候来到燕彩兰班上,刚开始他非常畏惧和老师交流,燕彩兰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劲,便开始找张林聊天,每次考试完,她都会给张林指定题目去问,就这样一次次的指导,现在的张林没有了以往的胆怯,变得开朗大方,成绩也有了飞速的上涨,“真的挺感谢燕老师,要不是她一次次的鼓励,我应该不会有现在的成绩。”张林说。

在燕彩兰看来,和老师进行及时的沟通能让孩子们更加自信,“高三第二个学期,孩子们都经历了一次次密集的考试,可是有些孩子觉得自己已经努力了,可成绩还是没有提升,这对他们来说真的是一种打击,那接下来,孩子还能不能鼓起勇气,继续努力,这就取决于他跟老师的沟通情况。”

换位思考,做孩子们的大姐姐

燕彩兰告诉记者,虽然当班主任比当科任老师的工作要忙很多,但是这让她的生活更加“饱满”起来。“现在的我更能理解学生,更能立体地去了解他们。”

在燕彩兰的记忆里,有一件事情让她记忆犹新。在学校的男生宿舍有一名舍管阿姨对细节要求格外认真,而李源(化名)总觉得自己的内务做得不是很好,经常不听舍管阿姨的劝告,刚开始得知这个事情,燕彩兰只知道一味去进行劝诫,但是处于叛逆期的孩子们根本听不进去,慢慢地,燕彩兰试着教孩子们处理方式,告诉他们哪些事情是不应该发生的,“经过两年的相处,现在我和孩子们的相处已经不再是‘我要求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了’,而是让自己像一个大姐姐,大家能有商有量地处理一件事情。”

聊到这时,燕彩兰笑了笑说,当了三年的班主任,让她成长了很多,她现在更能理解学生,更能站到学生的角度上去思考问题,“我是一个急性子,刚当班主任的时候,班上发生一件事情需要我处理时,我非常急躁地想赶紧把这个事情处理完,该怎么惩罚,该怎么奖励,快速把它搞完。现在和学生相处多了,我会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再了解双方的想法,再趁机进行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