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耀我丨驾校教练突发疾病去世,数十名学员想练车面临二次交费

[来源:三湘都市报]

三湘都市报8月2日讯(全媒体记者 杨洁规)6月中旬以来,株洲多名大学生接连向本报热线反映,自己在一名陈姓教练手上交费报名学车,培训到一半时,教练突然病发去世。如今,大家要想继续练车,可驾校要求他们2次交费才能继续培训。大家均认为不合理。

连日来,三湘都市报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遭遇:教练员中途病逝,驾校要求2次交费

小万是湖南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一名大三学生。2021年2月,经室友介绍她向新阳光驾校一名陈姓驾校教练交了500元定金,同年5月,将剩余的4500元补齐,陈教练承诺“包过”。

顺利通过驾考科目一后,陈教练如约开始带训科目二。今年6月,正在实习的小万被校友拉进一个维权微信群,才得知陈教练因患癌去世的消息。

小万联系新阳光驾校咨询后续培训事宜,被告知自己的注册驾校并非新阳光驾校,而是距学校20余公里外的宇吉驾校,“第一次听说这个驾校,一直也是在新阳光驾校练的车,以为报的就是新阳光。”

小万找到宇吉驾校,驾校回复称,他们只收取了陈教练交过来的驾考注册费,如需继续培训,须补齐科目三的考试费和培训费660元。

“自己明明足额交了‘包过’的钱,为什么现在还要交钱?”小万表示不认可。

调查:近百学员均未签订培训合同、索要票据

有类似遭遇的不止小万一人,“微信群里有近百人。”小万告诉记者。

据一名学生家长提供的统计表格显示,主要是湖南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湖南工业大学科技学院两所学校的学生,近百驾考学员涉及宇吉、新阳光、翔龙等多家驾校。

记者在这份表格中看到,多数学生交了2600元至3600元不等的费用,部分交了500元定金,也有交了5000元“包过”的,大多数学生已开始培训。值得一提的是,绝大多数学生只有转账凭证,都未签订培训合同及索要票据。

几位接受采访的学生表示,陈教练宣称是新阳光驾校教练,在学校招生有五六年时间,口碑不错,“加上是同学介绍的,就没有想这么多。”

驾校:只收取了注册费用,要培训得再交费

新阳光驾校副校长言先生表示,2019年6月起陈教练挂靠在驾校,期间他们发现陈教练私自收取学员培训费、考试费,还将学员注册到其他驾校。驾校约谈无果后,于2021年4月与其终止合作关系。

此后,陈教练仍以新阳光驾校教练员身份对外招生。很多学员得知陈教练的情况,纷纷致电驾校讨要说法。经驾校调查,在该校未拿证人数为11人。

在宇吉驾校的一份情况说明中校方表示,陈教练此前是学校教练员,2019年转到新阳光驾校工作。在宇吉驾校报名的学员共有95人,但都只交了700元注册费用。

“只要已注册学员补齐培训费、考试费,驾校会继续做好培训服务。”对于学员的后续处理问题,几所涉事驾校的负责人均表示,他们与陈教练都只是合作关系,陈教练也只向驾校交纳了注册费用或定金,所招收学员均由其自行培训。

部门:涉及四五十名学生,将于9月中旬前处理到位

8月2日,记者从株洲市交通运输综合服务中心获悉,近期,当地交通、公安等部门已与涉事驾校召开数次协调会。初步统计涉及四五十名学生,目前仍在进一步统计人数,并协调驾校处理好学生后续培训事宜。

同时,相关部门也正在进一步调查陈某的遗产是否转移。根据会议要求,此事将于9月中旬前处理到位。

株洲市交通运输综合服务中心负责人向记者透露,该事件暴露出当地驾培行业的一些乱象,如教练私自收取培训费用、非本校车辆在驾校练车等,交通部门将开展专项整治行动,以防止类似事情再发生。

当地交通部门提醒广大市民,学车报名一定要去驾校报名大厅交费,确定自己是不是建立了学车档案,且要签订培训合同。

律师:应向法定继承人追偿交纳的培训费

针对此事,湖南卓进律师事务所聂炜律师分析认为,此事与驾校关系不大。

根据《继承法》的有关规定,陈教练的配偶、子女、父母作为其财产的继承人,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与学员之间产生的民事纠纷,但是继承人清偿债务以陈教练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建议学员向人民法院起诉,向陈教练的法定继承人追偿自己交纳的培训费。

(一审:黄娟 二审:彭治国 三审:周文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