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都市报-手机版
首页  >  反腐专题

观点

不少官员自己不懂艺术,却积极向艺术家靠拢,动辄向艺术家索画、求书法;也有些艺术家与官员眉来眼去,为官员提供腐败温床。

  出于公共利益的社会公众监督,一是具有天然的动力,二是公众性制约无论在无私性还是有效性上,都会超越同体监督。所以,弹劾”机制的操刀主体不应是“官官相弹”,而应当让社会监督力量充当主角。

  反腐正酣,很多抱着“无为更安全”、打算“无为保乌纱”的官员,应该在丰立祥被查的现实面前,抛开政治上真高调、红线上假低调的侥幸心理。

  常言道,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刘铁男痛彻心灵的感悟,居然是政府要简政放权、官员的审批权力不能太大,这虽有讽刺意味,但未尝不是点到了问题的要害。

  观察官员的穿戴确实是我们发现腐败线索的一个重要途径,我们还要继续吸取这样的经验。不管举报人出于什么目的,我们都应该赞成和理解公众评论官员穿戴,官员应该禁得起老百姓的猜测、质疑。

  鉴于腐败灾害多以窝案呈现,因此贪腐官员自杀绝不能成为调查的终点,更不能让“一调查便自杀”的巧合成为其他贪腐人员的保护伞,因为,这样的巧合肯定不会就此打止。

当前的反腐会持续多长时间?会不会由于迫于经济增长压力而有所放缓或半途而废?这类问题虽然无法立刻回答,但是我认为,目前的反腐肯定是一项长期行动,是一场持久战。

对于一名曾经富甲一方的“土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省政协常委,这样的结局,未免令人唏嘘,感叹人生无常。

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著名记者、主持人芮成钢12日传出被检方带走,这是6月初央视财经频道总监郭振玺涉嫌受贿出事后,央视发生的最大“余震”。芮成钢出事再次发出强烈信号,腐败不仅是官员才有的事,社会其他权力也可能成为腐败的活跃源头。

反贪反腐,实在是一门显学,社会各界都欲染指。有报道称,中国行为神经科学家开始研究,贪官的大脑与常人有何不同,据说已经在左脑区域找到了答案。“这一说法促使外界讨论是否可以利用药物或治疗方法来抑制腐败倾向。”

  在集中检察下,18名原高官监外执行条件突然就“消失”了,如果没有这次检察呢,如果这次检察的风头过去了呢?只有让那些为罪犯开“后门”者得到惩处,只有让高墙内的一切更加透明,才可能真正堵上监狱里的“特权通道”。

从纸面上看,刘骏在短短11年“任期”内,为澄清吏治,整肃贪腐,可谓殚精竭虑,鞠躬尽瘁,从第一刻操心到最后一刻,如何竟落到如此一个“差评”?奥妙就在于,他的许多“反贪措施”,都停留在纸面上。

资讯

欢迎阅读三湘都市报电子版
最热新闻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