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生物在哪里|植物界的“熊猫”,全球仅存的9棵野生绒毛皂荚栖身衡山

发表时间:2022-09-22 23:04:19

来源:[来源:三湘都市报]

文/视频 三湘都市报全媒体记者 田甜 见习记者 曾冠霖

分枝布满荆刺、皂荚布满绒毛、花序梗被黄褐色柔毛所占据……这份带着些许尖锐的美丽,来自被世人称为植物界的“熊猫树”——野生绒毛皂荚。它的珍稀程度足够令人叹服,目前全球仅剩9株,全部栖息于湖南衡阳南岳衡山。

9月22日,三湘都市报记者采访了两位野生绒毛皂荚的守护者,听他们讲述与“熊猫树”的故事。

全球仅剩9株,它们是历史的见证者

9月,绒毛皂荚进入成熟期,位于南岳衡山广济寺的野生绒毛皂荚结出了布满棕褐色绒毛的荚果,随心所欲地坠在布满荆刺的树枝上,散发着“只可远观”的清冷之美。野生绒毛皂荚屹立于高山之上,像一个不喜热闹的学者,于时间的轮转之中,保持着自己的姿态。荚果随风轻摆,配合着寺庙里阵阵钟鸣,似乎在低声吟唱。

“野生的绒毛皂荚非常珍贵,全球仅存9株,是正儿八经的国宝。”南岳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科技科副科长匡代勇介绍,绒毛皂荚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中国十大濒危之一,也是南岳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旗舰物种,南岳衡山特有物种。目前世界上仅存的9株野生绒毛皂荚均位于南岳,称得上是“活文物”。对研究南岳的古地理、古气候、古生物,具有极为重要的学术价值,意义重大。

“野生的绒毛皂荚喜欢海拔较高的沟谷,湿润近水的地方。加之其花两性、单性、杂性同时并存,单性花植株较多,而且雄花早熟,雌花很难受粉而结出果实。”谈及为何野生绒毛皂荚如此稀少,多年与其打交道的匡代勇表示,野生绒毛皂荚对生活环境的要求极高,自然繁殖十分困难。

为何全世界仅存的绒毛皂荚全部栖身于南岳衡山,则要从遥远的一亿年前说起。当时地球的气候十分温暖,到第四纪时,地球变冷,其他地方的绒毛皂荚相继灭绝,南岳衡山小块地方属山岳冰川局部地区,使绒毛皂荚得到保存。南岳衡山是野生绒毛皂荚的最后“避难所”,它们也成为了历史的见证者。

接力保护,人工培育让它各地“安家”

“除了重要的研究价值,绒毛皂荚的茎刺、果实可以入药,荚果富含胰皂素,可作丝绸和家具的洗涤剂。木材致密,树冠优美,荚果密被黄褐色绒毛,悬垂枝头,微风吹动,金光闪闪,甚为美观,可作为庭园观赏树种,抢救、保护绒毛皂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说起绒毛皂荚,湖南省南岳树木园副主任旷柏根滔滔不绝,从事保护与研究工作多年,从1996年开始他一直与绒毛皂荚打交道。

事实上,保护野生绒毛皂荚这份充满着使命感的任务,早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便开始了。现在接力棒传到旷柏根手中,庆幸的是有了新的突破。

“从1956年到2020年,64年间野生的绒毛皂荚已死亡5株。依据目前个体死亡的速度,也许在80年内,绒毛皂荚便会在地球上消失。”旷柏根介绍,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出现,2019年,南岳衡山建立了绒毛皂荚原地种质资源保存库,通过种质资源库的建设,不但可以在异地保存该物种,还可以通过原地保存使物种回归原生群落内,让野生种群的数量扩大,并形成更新林。

“目前异地种质资源保存库分为一个主库和两个副库,区域总面积61.25公顷,共有人工培育的绒毛皂荚1210株。”令旷柏根兴奋的是,现在全国十几个地方都有从原地种质资源保存库引种的绒毛皂荚,“熊猫树”的身影现身全国各地。

(一审:黄娟 二审:黄京 三审: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