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这对父女6年骑行送教2万多公里

发表时间:2021-09-09 21:41:39

来源:[来源:三湘都市报]

三湘都市报9月9日讯(记者 杨洁规 视频剪辑 杨洁规)“陈老师,教师节快乐……明天来家里吃饭,妈妈说杀鸡给你吃。”9月9日中午,刚参加完株洲市优秀教育工作者的表彰会,茶陵县界首中心小学教师陈艳辉接到了“特殊学生”谭婷(化名)的电话。

教师节前夕,陈艳辉向三湘都市报记者讲述了她和“特殊学生”的故事。

想挽救一个家庭,她加入送教队伍

29岁的陈艳辉是茶陵县界首中心小学的语文老师,也是全县63名送教上门老师之一。

(陈艳辉正在给学生上课。受访者供图)

2016年,陈艳辉在做家访时,无意间在一户农家的木板床上,看到一个蜷缩着的小女孩,约莫7岁大小。孩子叫谭婷,因为缺氧早产,造成智力低下,一级肢体残疾,只能坐在轮椅上或睡在床铺上。看着孩子明亮的眼睛,充满了无助和迷茫,陈艳辉的心情很是沉重。

(陈艳辉和父亲一起送教上门。)

恰逢当年,茶陵县教育局摸底发现,界首镇6名已到学龄的智残儿童未能正常入学,虽有渴望求学之心,却无法走进校园,甚至连特教学校都去不了。

得知这一消息,陈艳辉毅然加入送教上门的队伍,“如果我教会她读书写字,学会基本生活的自理能力,那相当于挽救一个家庭。”陈艳辉说。

面对“特殊学生”的抵触,她没有放弃

初次送教,陈艳辉就“出师”不利。对陌生人的恐惧与抵触,谭婷短时间内并没有接纳陈艳辉,拒绝交流、拒绝肢体接触,连特地买给她的糖果也拒之门外,“心里就像被泼了盆冷水一样。”

后来,陈艳辉改变方法,从谭婷感兴趣的画画、做游戏做起。慢慢地,谭婷跟她有了语言交流。

当谭婷具备一定的读写能力后,陈艳辉开始教她学习文化知识。一节课学一个字,从简单的“天”“人”到自己的名字,反复拼读书写。因为无力握笔,谭婷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练习了半年,谭婷才会写自己的名字。当她将自己第一次独立写下的名字展示给陈艳辉看时,一向坚强的陈艳辉红了眼眶。

3年耐心的教导,谭婷学会了基本的声母、韵母,并能够进行简单的识字和算术。2019年9月,谭婷的家人选择送她去当地的村小跟班就读。谭婷上学后,陈艳辉依旧经常来探望她,并辅导她做功课。

6年骑行送教2万多公里,“累有所值”

“今年送教9名特殊孩子,每个学生每个月送教上门2到3次,每次辅导一个小时左右,针对不同的孩子制定不同的教学方案。”陈艳辉说,乡村的孩子住地偏远分散,最远的一家距离学校有28公里。

(陈艳辉正在界首中心小学上课。受访者供图)

刚开始送教时,陈艳辉每次都是租摩托车,运气好时能搭个便车返回,更多的时候是摸着黑、壮着胆走路回家。

有一次,陈艳辉送教返程时,突遇大雨,加上没带雨具,只好硬着头皮往回跑。回到家,父亲陈二文望着浑身湿透的陈艳辉,心疼地说,“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和你妈该怎么办?”

(陈艳辉和父亲一起送教上门。)

为此,家人为陈艳辉安排了一个“保镖”——父亲陈二文,每次骑摩托车送她。后来,同在学校执教语文的父亲陈二文干脆向校方申请加入送教队伍。每逢周末,父女俩便会骑着一辆摩托车,带着一块小黑板,夏顶酷暑,冬冒严寒为当地6名不能正常入学的特殊儿童送教上门。据统计,6年时间,骑行送教行程达2万多公里。

陈二文说起这样一件事:去年7月,已腹大如鼓、走路都费劲的陈艳辉,仍“霸蛮”去送教。快到目的地,她突然几次肚子发痛,弄得父亲非常紧张,生怕她生在路上。10天后,孩子临盆了。月子里,她还每天惦记这些孩子,隔三岔五打电话。月子刚坐到20天,她又不“安分”了,穿着月子服、布鞋,瞒着家人悄悄溜出去送教,婆婆心疼得直掉泪。

又到一年教师节,收到“折翼天使”的祝福短信或电话,陈艳辉觉得自己吃的苦和累都值得,“过程有点艰辛,但累有所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