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非日记|这位非洲癌症患者成了“中医粉”

发表时间:2021-03-30 17:39:26

来源:[来源:三湘都市报]

三湘都市报通讯员 陈双 记者 李琪  整理

讲述人:援非医疗队员、湖南中医附一呼吸内科主治医师孙爽

Marie 第一次进中医中心的那天下午,天气有点闷热,对面洗衣房的屋顶上有一大朵的乌云,压得低低的,而中心诊室里和治疗室里满满的患者让我的头几乎没时间抬一抬,所以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她的到来,她就在接待台前的等待椅上安静地等了我将近三十分钟。那天她是诊所里唯一的白人,黄色、黑色皮肤的患者离开时都忍不住多看她一眼,也因为她有着高挑、苗条和紧致的身材。

我很抱歉地迎她进了诊室,询问着基本情况和既往病史的过程中,我忍不住一次又一次望向她,不仅仅是她的外貌——这个丝毫看不出已过半百的女性,前后因为车祸、肿瘤、严重的静脉曲张等经历了十几次手术以及恶性肿瘤肿瘤化疗,从出生地法国到德国,再到南非、印度,现在又来到了津巴布韦,一个曾经的贸易销售女强人,如今变成了一位研习芭蕾、绘画和钢琴弹奏的艺术家。疾病并没有让他失去对生活的希望和对热情的追求。

她告诉我,当她发现自己罹患肿瘤并且有转移的时候,她根据医生的建议做了手术和化疗,但是再复查的时候,她全身肿瘤的典型和不典型症状都很多,医生告诉她情况很不好,不允许再做继续的化疗和手术了。她红着眼眶告诉医生:"不,我不会放弃我自己的!"于是,她开始寻求中医的治疗。在南非她遇到了第一位中医师,7 副中药方剂下去,症状竟然消失了七八成,从那时开始,她便成了一名"中医粉"。后来因为生活工作的原因,她离开了南非来到了津巴布韦。没有了中医师的诊疗和中药,她的症状开始反复,这也让她开始焦虑起来,直到她的好朋友告诉她,在帕瑞仁雅塔瓦医院里有一所中医中心,那里有一名来自中国的中医师,她才感觉又有了新的期待。很快,她就联系到了我,并踏进了中医中心的大门。

完成了第一次的面诊,详细记录了 Marie 的病史和情况,我应她的邀请,与她在南非的经治中医师——张毅教授取得了联系,在来来回回的邮件中完整地还原了 Marie 这一路的中医治疗,也在一封封邮件里展开了久违的中医病案讨论。从症状、舌脉到处方内服用药、针灸治疗,在非洲,能有如此完整、丰富的综合治疗病案交流,确实是我未曾预料的。因为在津巴布韦,中草药还没有完成注册许可,所以我的内服药处方用药往往还要劳烦张毅教授在南非为 Marie 准备,因为相较国内,这大大节省了邮寄的时间和经济成本,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保证处方有时效地被使用。相隔两千公里的两个非洲城市间,我仿佛看见了一座旌旗飘飘、散发着草本馨香的美丽的中国桥。

在内服药还没抵达津巴布韦前,我给 Marie 做了三次针灸治疗和饮食指导,她很兴奋地告诉我,她乏力、胸闷、关节疼痛等一系列症状基本缓解,现在芭蕾舞课堂上的她轻盈得像一只蝴蝶!

第三次来中心时除了一张写满谢意的明信片外,她还特意带了她喜欢的茶给我。她告诉我,她马上要因为一些原因去印度了,担心回来时看不到我,特意问了又问我的任期,相约等她回来后去她家尝一尝她的拿手菜,看一看她挂在墙上的水彩画作。这一次,Marie 握着我的手走出中心的时候,艳阳高照,天如碧洗,一如我俩默契的欢愉。

希望 Marie 此次印度之行顺利,也感谢我这一路非洲之行有这样特殊的中医学习、交流和实践经验。

旅途愉快,谢谢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