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了,解放西!酒吧开起小型“演唱会”

发表时间:2021-01-06 21:58:29

来源:[来源:三湘都市报]

三湘都市报记者 黄亚苹 丁鹏志 杨昱 实习生 何洁 熊瑛  视频剪辑 何佳洁

“北有三里屯,南有解放西。”

近两年,长沙迅速走红,跻身“网红”城市。而事实上,作为长沙娱乐圈风向标的解放西,在此之前早已声名远播。在上世纪90年代,解放西路首家酒吧开业。此后,吸引了一众酒吧、KTV、各种美食店铺齐聚,逐步奠定了解放西在年轻人心中的“夜娱”地位。

时间的车轮从“解放西”轻轻碾过。随着苏荷、乐巢、魅力四射等品牌相继离场,曾以酒吧闻名的解放西将何去何从?1月6日,三湘都市报记者走访发现,虽然,过去的老牌酒吧们已踪迹难觅,但着似乎并不影响消费者前往的热情,不少酒吧正开始尝试迭代更新,乐队“演唱会”、迷你“音乐节”未来都可能在解放西酒吧中得到呈现。

【现场】更多现场演唱、更多中国元素加入

1月6日晚,位于长沙市解放西路的BLACK HOLE酒吧里,经常泡吧的“95后”小刘和朋友来到这里后发现,酒吧邀请了乐队进行现场演出,而过去单调的“听碟”,也变成了真人真唱,“很有演唱会的感觉。”

(1月4日晚,长沙市解放西路BLACK HOLE酒吧升级提质后,把泡吧变成一个小型的演唱会、音乐节。受访者供图)

BLACK HOLE,其前身就是已在解放西经营了近三年的Monster Park酒吧。“‘大酒吧’模式玩了多年,适应市场变化,我们尝试着创新一个‘乐队模式’,”该酒吧总经理小武介绍,迭代升级的酝酿自去年开始,“购买了设备、高薪聘请了主场团队,改变了以往只有DJ打碟的单调,把‘泡吧’变成一个小型的演唱会、音乐节,来吸引和迎合年轻人群的喜好,希望能够以沉浸式舞台留住年轻人。”

新的经营模式中,上半场是流行音乐演唱会+DJ轻电音派对,下半场则为深夜HIP HOP嘻哈派对。小武说,“从1月3日开始试营业,效果还行,现场气氛比较热烈,观众的互动还不错。”

BLACK HOLE并非解放西唯一一家在尝试迭代的酒吧。三湘都市报记者走访发现,解放西路与黄兴路交会口的阿斯加特酒吧已更名为A DANCE,新加入了中国元素表演弹簧蹦迪台。此外,更多清吧也开始在此集聚,如胡桃里、朋友34等等。

长沙市酒吧KTV娱乐行业商会副会长王彪介绍,目前,长沙有不少的酒吧正在酝酿转型升级。他透露,2021年,融入了更多中国元素的酒吧新品牌“巷艺府”也将亮相。“将根据节假日设置不同的情绪主线,在表演时结合古筝、琵琶、笛子等中国传统乐器元素,并邀请更多原创歌手到场,多方面给予消费者新鲜感。”王彪说。

【行业】娱乐方式多元,“夜解放西”更多彩

长沙酒吧行业人士们认为,此次长沙酒吧业的一系列升级动作,是继2016年苏荷、乐巢、酒库相继停业的巨大“阵痛”后,较为同步的一次转型。

20世纪90年代,解放西路上首家酒吧开业,此后多家元老级酒吧、KTV盘踞于此,这也奠定了解放西长沙“夜娱”中心地位。走过20多年的风雨历程,它不仅是湖南人娱乐方式变化的见证者,还承载着老口子的回忆及那些红灯酒绿的故事。

如今,长沙跻身全国旅游城市“顶流”之列,以五一商圈、解放西为轴心,超级文和友、茶颜悦色等诸多重量级网红品牌汇集于此。而贴上了“酒吧一条街”标签的解放西,也分享着此番发展带来的红利,酒吧们变化着成长,有的开进了商场,如在长沙海信广场打造了五一商圈首家商场大型酒吧的supre monkey;有的专注酒品本身,如长沙国金中心7楼的壹零伍单一麦芽威士忌俱乐部。百花齐放的解放西,仿佛又有了重现往日鼎盛之时的势头。

而同时,三湘都市报记者也采访了解到,除了酒吧,解放西上的剧本杀、KTV、足疗店也越开越多,更显“夜娱”之繁华。走在解放西路上,除了泡吧,年轻人还可以接触到当下最受欢迎的密室逃脱、剧本杀等多元的娱乐方式。95后长沙市民谢小姐就认为,消磨时间,选择人均一百不到的密室、剧本杀也很不错。

【趋势】长沙酒吧或将向大、小“两级”变化

更繁华多元的解放西,对酒吧这一业态而言,无疑也将带来挑战。

“娱乐行业的发展比较快,每隔三到五年会有一次升级。对于酒吧未来的走向,大致会朝两个方向发展,即超大型和小而精。”长沙市酒吧KTV娱乐行业商会会长彭登回忆,长沙酒吧历经多个更新迭代,本世纪初,是以魅力四射、金色年华等为代表的演艺酒吧;随后,便是以苏荷、乐巢为代表的新式慢摇吧,以及M2、苏格缪斯为代表的多元化酒吧,而太平街、化龙池的小清吧也相继涌现,“到现在,酒吧已融合了演艺、T台走秀、电音等多种元素,不断随消费者的需求而变化。”

他介绍,超大型酒吧,其场地可达到数千平方米,能容纳1000至3000人。此类酒吧走的是高端路线,会持续邀请国内外的知名艺人参加演出,提高音质、环境、服务等硬、软件,给人体验到“现场音乐节+全球电音文化传播”的体验。而小而精的酒吧,则多为圈层社交的地方,由于场地多为几百平方米,经常会出现客流爆棚,消费者可以根据自身喜好来选择。

“未来酒吧如何发展,业界并没有一个定论,但都是在慢慢探索。”彭登表示,超大型酒吧在长沙的数量不会太多,目前长沙有几家做得不错,未来肯定还会有更大的,而小而精的酒吧、清吧,“根据不同的受众,也有着各自的市场。”

【观察】后疫情时代,生存挑战和发展机遇并存

“先考虑生存,再谈越做越好,在解放西路上做生意,只有剩下来才有机会成为王者。”王彪认为,现在已不是单靠卖酒就能赚钱的酒吧时代,如何打破消费者审美疲劳、增加互动性,同时满足高频率、低消费的用户需求,是酒吧行业在不断升级换代、全城开荒时要思考的问题。

2020年,酒吧们与所有娱乐场所一样,面临着疫情防控带来的冲击。目前,为扶持文旅行业发展,湖南多项措施相继出台。2020年底,省文旅厅、长沙市政府等多部门就联合主办了长沙第八届阳光娱乐节,成立了文旅消费联盟、推出了文旅惠民新政策,树立全市文旅产业健康文明形象,共同应对后疫情时代长沙文旅行业的新机遇、新挑战。

“就长沙解放西酒吧一条街而言,得到了市、区两级领导的支持,为行业复苏出台了很多政策,引导市民来酒吧健康消费。”彭登认为,虽然疫情给酒吧娱乐行业造成了影响,但娱乐行业的潜力巨大,能够有效拉动内需。

【历史】长沙酒吧的前世今生

上个世纪90年代  开始卖着门票、喝着散装啤酒、舞池中还有人领舞的迪斯科就是如今酒吧的雏形。

1999年   可可清吧将洋酒引入长沙。

2000年   玛格丽特将杰克丹尼、威士忌一类的洋酒推向大众市场,长沙酒吧由此开启了“洋酒时代”。

2001年   金色年华演艺中心在解放西路开业,狂轰滥炸的电台广告以及边喝边舞边观赏的歌厅经营理念让它红极一时,仅不到2年时间便收回成本,成就业界“神话”;同年开业的还有至今仍十分活跃的魅力四射。

2004年底  苏荷入驻长沙,带来了欧美蓝调音乐以及全国连锁的“大品牌”。此后,乐巢等慢摇吧逐渐崭露头角。

2010年   政府加强了对夜店的各项管控,长沙市酒吧业经历全新洗牌。

2013年到2014年  Lounge吧进入长沙,又掀起了长沙新一轮的酒吧拉锯战。

2016年   长沙解放西路阵痛的一年。苏荷、乐巢、酒库、水木年华关门,温莎KTV撤离解放西路。

2017年   长沙解放西路逐渐回暖。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Miuline、MonkeyMuseum、S2、小乐等酒吧品牌相继绽放。乐巢品牌也在2017年重返长沙解放西路。

2018年开年 长沙解放西路迎来新成员Foxdarling酒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