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丹心似旧时——2020全球候鸟跟踪守护行动纪实(之十二)

发表时间:2020-11-22 11:12:56

来源:[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只有丹心似旧时

——2020全球候鸟跟踪守护行动纪实(之十二)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徐亚平

新湖南汨罗频道 汨罗融媒体记者 张为

数十万羽悲与喜,八千里路云和月。11月20日,2020全球候鸟跟踪守护行动组如期抵达终点——洞庭湖畔,“跟着大雁去迁徙”1号护鸟标志8年前就落地于此。这12天、11个考察地,串起的是20位鸟类专家和生态摄影家5200余公里艰辛而壮丽的护鸟之路。

古人靠水而居,勤而知足,以獭为邻而不欺,见雁北迁而不舍,春去秋来,花开花落,廿四节气间,过着宜我宜它的一生。跟踪候鸟迁徙,并非为某一只候鸟而来,也绝不仅是观看候鸟从头顶飞过的壮丽;它是慎重的、科学的、艰难的、甚至是痛苦的。

“跟着大雁去迁徙”活动已持续8年,在南洞庭湖、东洞庭湖、鄱阳湖、黄河长垣湿地、渤海湾大清河、沈阳獾子洞、吉林珲春、呼伦贝尔、北大荒东升湿地、俄罗斯犹太州等地设立了10块碑。在候鸟北迁季组织了4条路线的全程跟踪守护活动,并于2018年跟随洞庭湖旗舰物种—小白额雁抵达俄罗斯的犹太州,受到当地政府和人民的热烈欢迎。

2019年,鸟类专家、知名环保志愿者周海翔教授等救治、放生并跟踪灰雁、白鹤迁徙的故事,引起国际国内广泛关注。今年11月,灰雁“灰姑”、白鹤“枪生”和“419”正在南迁途中。

9日至20日,湖南日报社岳阳分社、《汽车与运动》、长城汽车、TFO户外、湖南赣源电力建设有限公司、汨罗融媒体、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联手全国各地鸟类专家、志愿者和媒体,组织开展“跟着大雁去迁徙 留住江豚的微笑”第四届全球候鸟跟踪守护活动。志愿者车队日夜兼程,穿越辽、冀、京、津、鲁、苏、皖、赣、鄂、湘等地著名湿地,迎接护送以白鹤“枪生”和“419”为代表的候鸟抵达洞庭湖。

本次活动也是第11届洞庭湖国际观鸟节的前奏。在这场“追鸟长征”中,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岳阳频道以细腻的笔触、精美的图片,为公众揭示了鸟类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候鸟的困境被记录,才有迁徙路上的遇见。”这是湖南志愿者周自然在行动结束时说的一句话。因候鸟觅食、栖息之种种艰难困苦,方踏入迁徙途中。生死存亡之境,努力帮助候鸟找回八千里路云和月,才是此次行动的真正出发点。

孤舟有归客,早晚达潇湘。最后一天,行动组走进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这一刻起,他们领悟到——白鹤和江豚同属于濒临灭绝生灵的脆弱与无奈。

江豚保护协会播放的纪录片中,有一幕是江豚被螺旋桨割出巨大而触目惊心的伤口。辽宁志愿者王敏走出协会,依旧泪盈于睫。“怎么流泪了?”有记者问。

“看不得这种伤害,人类太自私了!”善良的王敏最心疼被人类行为伤害的生灵。

江豚又名“江猪子”,是长江水生生物的旗舰物种,嘴角永远含着微笑。受过度采砂、捕捞及水质污染影响,现存活数量不超过1000头。专家曾预估:“如果任由生态环境继续恶化,10年内,江豚将灭绝。”

为了拯救江豚,从2011年开始,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开展无数次巡护、宣传、抢救等行动。其背后,是诸多志愿者几乎以命相搏的奉献;其结果,是长江滚滚波涛里迎风跳跃的欢快豚影。

当日10时,快艇乘风破浪,直抵长江三江口。沿途,行动组全体成员第一次从江面远眺岳阳楼,第一次来到习近平总书记曾驻足凝视的水域,即“保护好一江碧水”的首倡地。

在洞庭湖和长江两水汇流处,大家“正面遭遇”江豚。“快看,右前方!是江豚!”“我拍到了!”“来看看我拍到的是几只江豚?”一阵咔嚓的快门声后,更多江豚不时跃出水面,似乎在迎接远方客人的到来。周海翔教授的相机里,甚至记录到极难得的江豚“一家四口”集体出行的动态。大家目不暇接,惊呼连连,庆幸运气无敌。

“从发起到首次启动,江豚协会始终参与了‘跟着大雁去迁徙’的候鸟跟踪活动。”岳阳市江豚协会副秘书长王相辉说,“江豚和候鸟都是长江生态系统指示性物种,候鸟保护与江豚保护不仅没有矛盾,而且相辅相成。”

当天下午,行动组来到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监测宣教中心。在这里,大家分享一路的观察与心得。

“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候鸟,知道迁徙之路存在的问题,也明白洞庭湖的候鸟保护得再好,如果迁徙之路没有保护好,我们最终保护的也只是一座空湖。”岳阳电视台记者严钦海利用自身优势,突破地域局限,通过湖南卫视、经视等平台展示候鸟迁徙的艰辛与壮丽。他说:“这支守护队伍,就是生态文明的轻骑兵、播种机和宣传队。”

“当鸟的翅膀受伤,鸟再不能飞翔,我们把它们圈起来让它们能活下去,救助的意义并不算大。我希望我们救助之有效,在于能让鸟的生命和天性同时得以延续,在于避免鸟类继续被伤害。”关注受伤的候鸟之余,王敏同样在思考迁徙路的安危。

“曾有人问我为何要花费那么多精力去救助一只鸟? 实际上,我们救活、放飞一只鸟,并不在于这一只鸟,更在于通过救助行为能在公众中起到宣传作用,潜在的价值便是唤起民众的生态保护意识。”周海翔对其候鸟救助行动作出解释。多年来,他无数次遇到候鸟在迁徙途中“折翼”甚至死亡的悲哀,也发现了如乐亭金沙滩成为新的候鸟迁徙地、宿迁骆马湖禁渔后有望开辟候鸟“加油站”等大好局面,内心逐渐放下忐忑。

“从国家层面来讲,环保形势越来越好,尤其是今年生态文明落到了实处。只要社会环境更好,对栖息地展开保护的力度才会越来越大。”在中国生态文明进程中,守护候鸟迁徙并没有现成模式可借鉴,因此,行动组是志愿者、参与者,也是践行者、学习者。“当我们实地发现很多现象、问题无法用以往的认知去解决,我们必须展开新的研究。”周海翔道。

“我们关注的始终是以鸟类迁徙为纽带的生态,既关注代表性物种在迁徙路上的表达,也关注栖息地众多候鸟的生存状态,更关注栖息地上人类的生产生活。”湖北野保专家李振文说,这次行动便是习近平总书记生态环境保护思想的落地实践。

高朔代表《汽车与运动》杂志社第三次参加全球候鸟跟踪守护行动。在他看来,今年行动因为有周海翔等专家教授的加入,考察范围更全面、更深入。“以后将继续关注候鸟迁徙,继续参与,把行动策划得范围更大、内容更丰富。”

“十几天、二十几个人,感受最大的就是来自各个地方、各个行业的人都拥有共同的目标:为候鸟说话。”从大学退休起专业拍摄候鸟,辽宁志愿者冯景智已成为半个鸟类专家。如今,他更受到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誓死守护江豚的感召,决心投入更多精力守护候候鸟。

李剑志是来自湖南益阳的鸟类专家,“规格最高、影响最大”是他对此次守护行动最大的感受;关于如何护鸟,他提出自己的思考:“志愿者的守护行动是政府工作的一种补充,如果地方环保协会、志愿者能与当地政府有更多交流协作,守护效果将更明显。”

武汉大学陈永灿博士说:“原本以为我的生活开始走向油腻。第一次参加这个活动,不仅长了很多见识,也改变了人生观。”

“第一次跟将江豚、白鹤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充分感受到了大自然的美妙。我想,大自然很多生物和人类一样,应该有更好的生存空间。”广州志愿者王莉作为企业赞助商首次参与守护行动,但她全程都以一个普通人的视角观察候鸟迁徙,也因此更关注如何让普通人和下一代同样认识到候鸟守护的意义之深远之重要。

“你今天做的善事,人们往往明天就会忘记。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做善事。你多年来营造的东西,有人在一夜之间把它摧毁。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去营造。”王莉引用特蕾莎修女的一段话,持续让大家心中的小火苗旺盛地燃烧。“Do it anyway!无问东西。”

这是一场生命的旅程。从苦寒的西伯利亚到温暖的南方,它们沿着祖辈的轨迹,划破长空,翩然而至,让单调的冬天陡添情趣。洞庭湖地处长江生态保护最前沿,每年秋冬季节,大量候鸟都会来此栖息,它们或盘旋飞舞,或觅食嬉戏。北京志愿者虞礼文说:“美丽中国,让候鸟飞,是我们最美好的愿景。”

近年来,随着退耕还湖和大量迷魂阵、矮围被拆除,洞庭湖湿地的生态得到快速恢复,渔业资源更加丰富,为越冬候鸟提供了充足的食源,来此过冬的候鸟数量开始逐年上升,种类也越来越多样。2019年至2020年观察期,保护区通过对候鸟越冬初期、隆冬期和迁徙前期3次环洞庭湖流域同步调查,记录到在洞庭湖越冬栖息的水鸟,最高值记录为7目12科65种247068只,较上年度同期增加2.68%。江西志愿者王榄华表示:“野生动物保护与生态文明建设息息相关。愿我们每个公民都参与进来,有一份热发一份光!”

旅雁投孤岛,长天下四维。时至11月下旬,来自北极之地的候鸟逐渐到达南方温暖的家园。但这些亿万年生生不息的精灵,未来还将继续在天空与大地之间循环往复。我们的守护之路,依旧任重道远。周自然说:“活动虽已收官,但爱鸟、护鸟不会结束,‘跟着大雁去迁徙’也将越飞越高,越走越远。”

图片及视频作者:周自然 陈永灿 严钦海 徐亚平 张为 周海翔 冯景智 张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