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来万羽满鹅池——2020全球候鸟跟踪守护行动纪实(十一)

发表时间:2020-11-21 17:17:41

来源:[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飞来万羽满鹅池

——2020全球候鸟跟踪守护行动纪实(十一)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徐亚平

新湖南汨罗频道 汨罗融媒体记者 张为

人生除泛海,便到洞庭波。11月19日,2020全球候鸟跟踪守护行动组跨越万里山河,进入离洞庭湖大堤约5公里远的岳阳市屈原管理区东古湖湿地,考察小天鹅在当地的聚集情况,与当地负责人探讨保护小天鹅事宜。

“屈原东古湖湿地来了一大群小天鹅!”11月9日,就在行动组远赴辽宁、展开护鸟行动时,约2000只小天鹅意外降临岳阳环保志愿者周自然家乡的湿地。“当听到这个消息,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周自然很是兴奋,觉得这是大自然馈赠的厚礼。

当地居民和不少网友既惊喜又疑惑:天鹅为何从外湖迁进了内湖?如何才能留住天鹅?

“浩浩沅湘,分流汨兮”。东古湖湿地位于屈原管理区营田镇荷花村,是岳阳市退耕还湖还湿试点项目,面积达1000多亩。

临近洞庭湖,行动组接到当地邀请,决定调整计划,进入东古湖湿地考察,以帮助当地科学保护小天鹅。

在屈原管理区党委委员、宣传部部长韩德辉的引导下,车队来到荷花村。在村里一个接近小天鹅栖息地的路口,一块写有“天鹅栖息,游客止步”的标志牌悬挂在路口的防护网上。大家踮起脚尖,只见近2000只小天鹅游弋于两丘稻田的浅水中,或安静觅食,或嬉戏打闹,或展翅翱翔,一副旁若无人、自由自在的派头。农田上空,一大群针尾鸭忽远忽近来回飞行,似乎在好奇观望底下这群新来的客人。

此时,晚车队一步的辽宁生态摄影家冯景智夫妇正驾车在村里寻找“天鹅湖”。村民端详着“跟着大雁去迁徙”车贴,主动为冯景智夫妇指路:“你们是不是去拍天鹅?2000多只!快去拍,给我们好好宣传宣传!”

“以前东古湖湿地偶尔出现过少量小天鹅,但像今年这么多还是首次。”区自然资源局负责人陈骏告诉记者,湿地地处居民生活区域,当大群天鹅落脚后,周边群众蜂拥而至,驻足观鸟。

“过去是稻田,为何今年变成了‘天鹅湖’?”鸟类专家周海翔教授提出问题。区管委会主任万东陪周海翔下到田间,介绍了近年来湿地修复的情况。“我们把堤内一些冷浸田改成人工湿地,引入南北干渠中的水在湿地中循环,让芦苇等水生植物自然生长,尽可能恢复原生态湿地环境。”万东说。

“这里不烧秸秆了,秸秆都是利用微生物化解,空气变好了。”陈骏补充道。

“我们还搞了生猪退养,水质好了,老百姓的环保意识提高了,这些可能与天鹅越来越多有关系。”一旁,村民、水稻种植户周水平兴致勃勃地插话。

燕雀岂知鸿鹄志,千古风流今在此。连日来,屈原管理区林业、公安、检察等部门联合成立专项小组,在天鹅栖息地附近悬挂警示牌,每天安排人手24小时巡逻,为天鹅保驾护航。

小天鹅栖息的稻田为稻虾田。同一块田里,农户们春天养殖小龙虾,夏天种植水稻,秋天收获深受人们喜爱的稻虾米。冬季,水稻收割后,种虾就在稻田外围的沟渠中抱卵过冬。

“小天鹅在田里吃的是小龙虾吗?”周水平好奇地问道。

“天鹅取食的通常都是草类。” 摄影家王敏拍到了小天鹅从水中取食草茎的过程,她边展示视频边解答。

“有小天鹅栖息的是稻虾田,旁边没小天鹅的也是稻虾田吗?”仔细观察小天鹅行为,详细了解周边不同水位的农田的利用情况,周海翔在稍后举行的东古湖湿地小天鹅保护专家座谈会上,提出了初步意见:今年长江水位偏高,洞庭湖秋季退水缓慢,天鹅们回来越冬后发现水深无法觅食或影响了食物的生长,食物状况不佳,只能纷纷到周边农田觅食。

“稻虾田的出现可能让水生物出现了变化,又赶上这两块稻田水位合适,再加上这里是汨罗江故道,紧邻新建的湿地公园,而且公众保护意识提高,人为干扰因素降低,这些都可能导致小天鹅聚集出现。”周海翔解释,“更具体的原因还需要很多比对性的采样调查。”

“我很感动,一个地区对天鹅的到来如此重视。”湖北野保专家李振文的话给当地爱鸟人送了一颗“定心丸”,“天鹅今年来这里,是试探性的,但只要给它一个舒适、安全、宁静的环境,不打扰它们,明年、后年会越来越多。”

“越荒芜,越美丽!”周自然以黑龙江三江平原水稻田和九江东湖曾聚集小天鹅为例,建议当地政府在避免现有生境改变的前提下,减少人类行为干扰,对水位、水质进行控制。

如何保护天鹅?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科研组抛砖引玉:要像防汛一样保护天鹅,要在“天鹅湖”附近组建镇、村、组志愿队,24小时轮班守护;要准备打持久战,坚持2至5个月。请林业部门负总责,加强管控,安排专家作护鸟和观鸟指导,开展文明观鸟拍鸟;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惊扰天鹅。请公安部门大力配合支持护鸟,与林业部门联合下通告,做到家喻户晓;还要对外湖栖息地进行监控,防止投毒。林业要准备对接省市林业局,争取对部分群众实施生态补偿。请宣传部倡导全区文艺家以“天鹅与生态”为题创作文学艺术作品,形成浓厚的护鸟、环保社会氛围,成就屈原生态文明、精神文明双品牌。

“稻虾田等农耕方式的改变给天鹅创造了食物,天鹅和人类之间逐渐形成新的和谐的伴生关系。”周海翔最后强调,“这种伴生关系将导致物种的生物学特征出现转变,比如天鹅变得不再怕人、开始夜间取食,这也意味着生态系统也将随之出现新的演替。”

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倾听专家们的意见后,屈原管理区党委书记金晨郑重表态:“我们很乐意保护好这群远道而来的小天鹅,也一定会做好湿地保护文章,努力打造我们的生态名片!”

图片作者:徐亚平 周海翔 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