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鸟情缘天地鉴——2020全球候鸟跟踪守护行动纪实(之八)

发表时间:2020-11-21 17:11:05

来源:[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人鸟情缘天地鉴

——2020全球候鸟跟踪守护行动纪实(之八)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徐亚平

新湖南汨罗频道 汨罗融媒体记者 张为

11月17日,全球候鸟跟踪守护行动组来到江苏石臼湖。这里,是鸟类专家周海翔所救治、放飞的白鹤“枪生”和“419”南迁时的一个栖息点。徘徊在湖畔,周海翔半是欣喜半是期待,欣喜的是石臼湖安徽水域的环境整治到位,期盼的是江苏水域有待加大退捕禁捕力度。

不得不说,“枪生”和“419”在石臼湖和鄱阳湖的经历、它们的坚贞与顽强,是行动组本次全程跟踪的动力。

7时30分,行动组来到石臼湖团结围大堤上。只见水天茫茫,石臼湖特大桥飞架南北,从高处看,就像一面“天空之镜”,被美术家的画笔轻轻地画了一道彩虹。

石臼湖是与长江连通的湖泊。今年,洞庭湖、鄱阳湖和长江水位一直居高不下;所以,石臼湖很多滩涂没有显露,白鹤自然无法立足,雁鸭类水鸟也寥寥无几。

大家想像“419”夫妇在这里艰难求生的情景,感慨万千。鸟类摄影家冯景智跟记者讲述了“419”南迁过程中的一个细节。

去年春,北迁到北极苔原地带后,“419”找到了自己的伴侣,鸟友们把它叫“4197”(即“419”的妻子)。一个风雪交加的下午,冯景智在黑龙江向海湿地拍摄到“419”夫妻俩站在一起,“419”站在迎风面,“4197”站在背风面。当时,鸟类专家周海翔教授敬佩地说:“你看,‘419’就是一个男子汉。它在为妻子挡住寒风。” 鸟友们肃然起敬。

但是,冯景智经过长时间悉心观察后发现,事实并非这么一回事。因为“419”是单腿站立,在大风中它无法站稳,是“4197”用身体在支撑“419”,这是感天动地的爱情。

“海誓山盟”“白头偕老”这样的词语,都在这张图片前变得苍白。鸟友们一片惊叹。远在湖南的环保志愿者周自然激情赋诗赞道:我生前世是情痴,鸟国华佗更甚之。鹤鸣九天行万里,夜栖一隅立单肢。驻留之地问生境,冷暖交替算归期。劫后余生回大泽,南有嘉土草离离。

去年11月26日,南京观鸟会“辛夷”“牛一飘”等人在石臼湖接近、拍摄到了“419”夫妇。它们相亲相爱、形影不离,给这个刚开始退渔还湖、多年没有白鹤光临记录的湖泊带来了温情与活力。

英雄的“419”夫妇在石臼湖停留一周后,飞往鄱阳湖。

随即,周海翔夫妇带着女儿周爻从沈阳赶到石臼湖,根据卫星跟踪信号,跟着“419”走进了它曾经觅食的滩涂。

周海翔惊喜地发现,在鄱阳湖南矶湿地的野生茭白地里,有“419”采食的痕迹。原来,鲜嫩的茭白不仅是人类的美食,也早已为白鹤所喜爱。而此前,白鹤这个食谱并未被鸟类研究者发现。

今年北迁时,“419”夫妇从鄱阳湖径直飞往黄河三角洲。

这时,鸟友们观察到,“419”又落单了。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是“4197”去世、在惊扰中走散,还是小俩口离异了呢?

大家心里五味杂陈,非常失落。而周自然则更加倾向于它俩是在一次意外中走散。“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在它们的故乡北极苔原地带,它们还是有可能走到一起的。”周自然深情地写道:知汝力单岂忍别,当时一乱各飞开。明月当空思旧侣,荒原尽处等君来。

这就是“跟着大雁去迁徙”的“鸟人”——一群有情怀、有追求的人,他们以平等之心对待鸟类生灵,把鸟的生境当作自己的居住环境来呵护。

当行动组告别石臼湖、风雨兼程赶往鄱阳湖时,最新消息来了:“419”也从黄河三角洲起飞,追随行动组足迹,独自南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