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中职班主任|赵付雷:“安保普”念出育人经

发表时间:2020-11-20 10:30:12

来源:[来源:三湘都市报]

■名片

赵付雷,男,汉族,中共党员,1985年出生,保靖县职业技术中等专业学校教师。从教10年,担任班主任10年。2017年获评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十佳‘四有’教师”、2016年获评湖南省教育系统“优秀共产党员”。2020年,获首届湖南省中等职业学校“最美班主任”称号。

科教新报记者 曾玺凡 通讯员 田亚君

▲10月29日,赵付雷(中)在教学。曾玺凡 摄

2020年9月,保靖县职业技术中等专业学校(以下称“保靖职中”)。一个眼神不对,2020级数控专业新生向立斌便和隔壁班男生扭打在一起,拉都拉不开,衣服都差点撕烂。“刚入校就打架,性子咋这么烈?来这里是学技术的,但学不会为人处世会毁了你……”班主任赵付雷一手扶腰,一手扶住座椅靠背,语速不徐不疾,两个小时思想工作,没有一句话是重复的。

“初中三年从无老师说服我,没想到今天败给了老赵。”桀骜不驯的向立斌在保靖职中“棋逢对手”,开学两个多月来没再惹是生非。

赵付雷,人称“老赵”,一个安徽来的班主任,操着南北混杂的口音,给湘西边陲的留守学生苦口婆心念了10年“经”。这群学生有的被他念得卸下浑身戾气,有的被他念得网瘾拔除向阳而生,有的则被他念去了重点院校,改变了一个家庭的命运……

在学生眼里,赵付雷就是“爱念经的唐僧”。“不能打,不能骂,要让他们意识到错误,只能是不停地劝说,直到他们的眼中重新闪光。”11月初,老赵告诉记者他为何“爱念经”。

但刚开始并没人服他,调皮的何云锋最甚。2011年,赵付雷接手保靖职中几乎全是男生的数控班时,外地口音成了赵付雷的阻碍,上课鸡同鸭讲,下课更是遭到了何云锋等学生的哄笑,把这个调皮学生叫到办公室训话,还会在老师面前扮鬼脸。一出办公室的门,何云锋就大声向同学炫耀:“我又把老赵耍了。”

赵付雷想,既然改不了口音,那就多说多讲,让学生习惯自己的口音。由于数控专业设置之初师资短缺,所以机械制图、钳工等专业课都得他来上。朝夕相处的日子里,班里学生逐渐失去了戏耍老赵的新鲜感,纷纷偃旗息鼓。“老赵你的‘安(徽)保(靖)普(通话)’,我愣是完全听懂了。”后来,何云锋和同学们听懂了、听进了班主任的话。“安保普”,从此成了数控专业学生们的“通关密语”,受用不尽。

光靠嘴上功夫,显然无法完全走进班里学生的心。渐渐地,冲动爱惹事的孩子们发觉,这个外来班主任也能像兄弟一样患难与共。

2012年寒假,一个从东莞打来的长途电话在凌晨响起,那是班里入厂勤工俭学的学生石鹏打来的。石鹏情绪有些低落。“老赵,我不想干了,但我得把你垫付的生活费还上,你还有孩子要养。”学期中途他曾因家中无力负担生活费而辍学数日,是赵付雷用半个月的工资为他充了饭卡,还给他申请贫困生学费减免,这才将这个少年劝返。在赵付雷的鼓励、安慰下,在校不做作业、不搞卫生的石鹏竟在流水线上坚持了两个月,赚了8000多元薪酬。老赵的钱还上了,懂得赚钱不易的他学习也比以前刻苦了。毕业后,石鹏进了比亚迪的工厂,吃得苦、霸得蛮,从普通员工干到了月入过万的车间领班。

除了身心上的照顾,让班里的后进生们走上正途更是让赵付雷操心不已。“滴、滴、滴……”班级QQ群里传来提示音,此时正值晚自习,但谭小冬的头像突然亮了起来。赵付雷很快赶到班上,果然没见这条“网虫”。

▲10月29日,赵付雷在2019级数控技术应用2班给学生上班会课。曾玺凡 摄

晚上10点,全校熄灯就寝,赵付雷估摸着谭小冬快要回来了,便走到校门口蹲守。5分钟后,一个小跑着的身影由远及近,正当他准备翻墙入校时,被赵付雷厉声喝住。

“老赵你别管我,我再留级两年,‘工龄’就快超过你了。”谭小冬沉迷网络游戏已多年,竟劝赵付雷少操心。确实,谭小冬的父母为儿子辞工返乡,也没管住他。

“我给你找点更有意义的事情做!”赵付雷将不情愿的谭小冬带到了实训车间,教起了他焊接技术。那晚,火花四溅的焊条惊醒了谭小冬的瞌睡,也燃起了他沉寂许久的斗志。中职毕业,凭借出色过硬的专业技能,谭小冬成功通过单招考入湘西职院。

曾经,外出打工的父母把孩子送入数控专业,只是为了“养骨头”,“在学校把骨头养结实一点,硬扎了,就能出去打工了。”10年来,赵付雷让叛逆的学生,变得懂事了;让“差劲”的学生,变得优秀了。

而他还是一口“安保普”,还是“爱念经”。

■记者手记

学生的腰杆挺直了

曾玺凡

看着老赵佝偻着背走进教室时的画面,有些心酸。他的腰椎间盘突出,是来校教书前当大学生村官时整修千米涵渠落下的伤。“久坐就会导致旧病复发,但我们做学生管理,找学生谈话一坐就是几个小时,不复发才不正常。”

10年班主任生涯,他的腰背越来越弯,疼痛却越来越习惯。见我为他担忧,老赵乐呵呵地安慰起我:“我的腰越来越弯了,但学生们的腰杆都越来越直了。”此时的老赵,很高大。

采访当日,数控专业实训车间里的新设备正在接受教学组的验收,不远处,老赵向我展示了他们10年前的教学设备。那时设备有限,但学生众多,老赵只能和同事们加班加点让学生学习操控。一个都不能少,10年间,两百多个孩子在老赵的班上习得技能,走出大山,去到沿海城市、省会城市,成为工厂蓝领。

“三五年之内想买车买房的有没有?”“有!”2019级数控技术应用2班的学生们全都举起了手,他们相信老赵,更相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