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众生|长沙的哥:载一次客消一次毒,还有详细“乘客日志”

发表时间:2020-02-14 12:16:58

来源:[来源:三湘都市报]

三湘都市报记者 石芳宇

2月12日中午,长沙的哥罗旭和往常一样到河西一个小区接胡爹爹去医院透析。这是他所在的长沙交通集团蓝的出租车公司雷锋车队长期结对帮扶的一位老人,每周一三五雷打不动都会有司机来免费接送。在大家都闭门不出的防疫期间,为了给必须出门的人提供方便,罗旭从春节前至今,已经连续出车了近一个月。

让他感受最深的是大年初一前后,广播里播放着疫情新闻,长沙也如空城一般,一天下来接不到几个客人,“其实我也有过担心,但是看到高铁站、地铁站等都有相应的防疫措施,人人都戴着口罩,我也就不害怕了,以前总烦堵车,现在倒是盼着长沙早日能‘堵’起来。”

每天第一件事就是消毒

2月12日早上8点,罗旭戴上防护口罩来到位于沙湾路的车队。测量体温、签到后,他和一名工作人员用装有84消毒液的喷壶,进行出车前的全车消毒。

公司接到防疫通知后,就采购了口罩、消毒液、酒精等物资。每个司机每天可以到车队领2口罩,进入车队站点就必需给车辆全面消毒,一天可以消毒多次。罗旭拿着喷壶仔细给车身和车内喷洒消毒,特别是车门拉手、座椅、门框附近等乘客接触较多的地方会着重喷一下,方向盘、仪表盘他也会小心地抹一遍。临走前,公司还给了他发了一小瓶约1升的便携型喷壶,这是给乘客下车后消毒用的,但这样回到站点的全面消毒,罗旭有时一天来3次,“转回来就进来做个全面消毒,自己和乘客都放心。”

当每乘客下车后,罗旭就把车停路边,用小喷壶对车内进行消毒,乘客接触的后排靠枕、车门和垫子都喷洒一遍。“公司要求消毒水不要擦,自然吹干。”罗旭指着汽车内饰上的很多小白点说,这些都是消毒水留下的印记。“上次有个乘客跟我说,闻到车里有消毒水味,摸到座位也有点湿润,反倒觉得安心。”

疫情期间记录“乘客日志”

“真没想到,出门还能等到出租车”“车里收拾得真干净”,这是罗旭这两天听到乘客说得最多的话。前几天,罗旭在路上接到一名要去机场的女乘客,上车前对方用手机拍下了车辆车牌号。“当时我还担心是不是自己做得有不到位的地方,乘客要投诉。”后来罗旭才知道,乘客拍下车牌号目的很“暖心”,“她当时对我说,在这样的特殊时期,记下车号是怕万一自己出现了问题,好第一时间也能告知司机,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别人负责。”

“细心”的不只是这位女乘客,这些日子罗旭对工作也更上心。出租车内,司机与乘客即便相隔而坐,最远也不到一米,如果防护不当,大家都会暴露在危险之中。罗旭说,这段时间接的客人基本都是一人乘车,在客人上车时,会提醒乘客坐后排,而空调已经关掉,车窗已早已被摇下。“新闻里说必须保持空气流通,所以可能会有点冷,但是大家都理解。”

长沙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后,罗旭也多了一项特别任务——每天要填写一份行程单。“把接送的每一个乘客的路径信息都详细记录下来,几点、出发地、目的地等信息,还要登记消毒的时间,以备乘客确认感染进行追溯。”罗旭感到暖心的是,有一次接一个客人去跟朋友拿口罩,填表消毒的空隙,客人回来硬是塞了3个口罩给他。

复工之后的“保点运营”

企业开始逐渐复工,但机场、高铁站、火车站等客流集中地段,却没有往年那种熙熙攘攘、人流不断的场面,尽管乘客出租车用车需求下降,但运力还是要保证,特别是23点过后地铁停运、公交甚少,出租车就成了乘客的重要交通选择。

罗旭说,营运出租车上可接到长沙市巡游出租车GPS监管平台的调度信息。平台每天会根据机场、高铁站等旅客到达时间和人数来下发信息,就算最后一趟高铁或者飞机到达的时间是凌晨2点,站点附近的空车司机就会过去给旅客提供“保点运营”,此外行业群里也会发这样的通知。记者从长沙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局出租执法大队获悉,的哥们不会让一名晚到的乘客滞留,但因为客流量不多倒有空车返城的情况。罗旭每天都要去两趟高铁站送乘客,他就遇到过。

疫情期间的哥们的收入较平常有所下降,有些车队的空车行程达到50%,但像罗旭这样坚持上班不休息的司机却不在少数。他所在的蓝的公司也有122位管理工作人员从年前就未放假。罗旭说,这种情况下,大家经常互相打气,觉得心态更积极,这也是他们的担当精神。目前长沙每天约有2000台巡游出租车为市民出行提供便利,长沙也暂未有一位的士司机被感染。的哥们最近也收到了好消息,长沙市城市出租汽车协会出台通知,决定2月份各巡游出 租车企业对公司经营车辆月承包费用减半收取,保险按合同条款执行。

罗旭也在新闻中看到很多的哥兄弟做的好事很受鼓舞,鸿基公司陈先华每天早上7点送望城人民医院陈瑶医生上班;龙骧公司曾迪华等10人结成的爱心车队免费给湖北客人入住的定点酒店送去元宵汤圆;一名的哥接了一个突发疾病的客人,连闯几个红灯将其送至医院;一位乘客没带现金手机也欠费了,在司机离开后主动找到GPS联系上司机。“这些都挺让我感动,但比起医护人员,我们算不上什么,如果能够接到医护人员,我一定不会收他们车费。”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