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郑能量的武汉轨迹:20天他究竟做了什么

发表时间:2020-02-14 07:59:05

来源:[来源:三湘都市报]


三湘都市报记者 王智芳 彭治国

2月13日,武汉街头,“90后”长沙伢子郑能量还在继续忙碌着。

这是他只身奔赴武汉成为战“疫”志愿者的第20天。

下午3点30分,他和武汉123志愿者救援车队的队友们还没来得及吃中餐。

20天,郑能量究竟做了些什么?根据连日来的采访记录和队友们的讲述,三湘都市报记者梳理出郑能量的武汉轨迹。

1月25日(大年初一):

早上,郑能量和家人一起吃了顿饺子,把女友送上回家的高铁后,一个人驾驶“湘A”牌照的车到了武汉。当晚,他在桥底的车内和衣而睡。一名有爱的武汉大哥冒着大雨给他送来了食物。“我是来传递爱的,一到这里就收获爱。武汉,是一座有爱的城市。”郑能量说。

1月26日:

郑能量加入了武汉123志愿者救援车队。他开始奔波于武汉市第七医院、湖北省中医院、武汉市第三医院,接送医护人员和需要帮助的市民,直到次日凌晨3点多。

1月27日:

郑能量忙于在武汉市第七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中部战区总医院、武汉市第三医院间辗转,接送医护人员和患者家属。

(郑能量和军人的合影,他说,看到他们就有了更多的信心和力量。)

1月28日:

凌晨1点31分,郑能量在微信朋友圈发消息:“有从江岸回武昌区的医护朋友吗?顺路,请速度联系我!”早上7点27分,郑能量又在微信朋友圈喊话:“光谷资本大厦、武汉工程大学附近,有需要去中国人民解放军中部战区总医院的吗?”……当天,他主要奔波于光谷、武汉工程大学、天河机场、湖北省肿瘤医院之间。

期间,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李绪勇从湖南娄底赶回武汉抗疫,从娄底驱车到岳阳东后,转乘高铁抵达武汉(因为他临时停靠)。接到任务后,郑能量第一时间接了他送到医院。

下午3点55分,郑能量被武汉123志愿者救援车队负责人强制休息,并为他安排了住处。“今天还干最后一票,中部战区总医院回光谷附近。需要的请联系,等到4:10。”他在微信朋友圈说。

旁白:“给他安排的住处几乎就没住,一直在不停地送人。”志愿者车队发起人之一李晶说。)

(跟同伴的合影)

1月29日:

凌晨3点44分,他拍图发朋友圈表示感谢,“感谢大家,感谢武汉人民”。

一上午,郑能量在微信朋友圈发了3条消息。早上7点:“解放军中部战区总医院、黄陂、蔡甸,有顺路的请联系我。”上午11点50分:“请各战区的战友相互转达:跨区作战要提前办理通行证。”中午12点:“有需要从蔡甸回武昌的吗?我现在去蔡甸,回来顺路的请联系。”

晚上8点,郑能量为车做全面消毒,发现有人在车上放了200元的红包。“请问这是谁放的?这个钱真不能拿。一针一线都不能拿。我虽然不是党员,但我有我自己的信仰。”

1月30日:

凌晨,郑能量发微信朋友圈:“请各位周知,我即将转战到别的工作岗位上。”

当天,武汉暂停社会救援车队工作。下午,郑能量从武汉123志愿者救援车队“消失”了。微信朋友圈里,郑能量说“会关机一星期左右”。

旁白:“不过,很快大家就在另一个平台看到了他,原来他转换战场了。”志愿者车队发起人之一李晶说。)

1月31日至2月9日:

“消失”的郑能量去哪了?

“不去管他们生前是什么身份,只希望他们最后的时刻有尊严。”郑能量变成了殡仪馆的“兼职”工作人员,成为“灵魂摆渡人”,奔忙在汉口殡仪馆、武昌殡仪馆、青山殡仪馆、江夏殡仪馆……还有多家医院和死者的家中。期间,郑能量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殡仪车,不拉生者,请见谅。”电话号码后面备注了这句话。同时,他还发到志愿者群,提醒大家这段时间他不能接其他任务了。2月3日这一天,郑能量记忆尤为深刻。被称为武汉“摆渡人”的车队志愿者何辉离世。郑能量回忆,何辉家人见其最后一面后,是他上了救护车帮助转院,“还朝家人挥手,那时候他很冷静,看上去也很坚强。没想到……”

(郑能量的朋友圈,满满都是正能量。)

(旁白:“并不是他微信朋友圈说的一个星期,实际上一干就是10天,截至2月10日。”志愿者车队发起人之一李晶说。)

2月10

郑能量又出现在志愿者车队的“圈子”里,成为武汉007志愿者救援车队骨干成员,奔波于几家医院之间,转运配送爱心物资。当天,志愿者车队发起人之一蒋镓琪知道郑能量没有住处后,安排他在自己和朋友开的健身房住下。

旁白:“因为殡仪馆已经有了专业的殡仪人员,他说可以归队了。”蒋镓琪声音有些哽咽地说,“他太让人心疼了,健身房里有沙发,但他不睡,说睡跑步机就好,怕我们以后不好给沙发消毒。)

2月11

郑能量在运送物资的过程中遇到了“老东家”武汉123志愿者救援车队成员。听说武汉中心医院后湖院区病人也很多,医生们急需防护物资。“能力有限,大家一起帮忙。”郑能量说。于是,武汉123志愿者救援车队和武汉007志愿者救援车队组团一起运送物资。

(凌晨1点多,郑能量忙完当天的工作后,发了一个朋友圈。)

2月12

早上,一批定向捐赠的物资来了。郑能量和队友们从武昌运送1.5吨蔬菜到各大医院。晚上8点,郑能量更新朋友圈,说可以睡个扎实觉了。然而,晚上10点,他又开始接单了。从光谷接病患家属到武汉市一医院,一接一送,到“家”已近凌晨2点。

2月13

(郑能量和志愿团队的小伙伴们。)

新疆瑞缘乳业有限公司给武汉捐赠了两万箱乳制品,郑能量和志愿者们在汉口忙着卸货,准备转运至洪山方舱医院。下午4点50分左右,郑能量和队友们才吃中餐。

……

【队友声音】

武汉123志愿者救援车队发起人:“兄弟,我替武汉人谢谢你!”

“如果喊加油太苍白,那就做个行动者!”武汉123志愿者救援车队发起人之一黄晓民说,这是一支凝聚了亲朋好友、同事及合作伙伴力量的志愿者车队,目前司机人数越来越多,也吸引了湖南伢子郑能量的加入。

2月13日,记者连线采访到武汉123志愿者救援车队的团队核心成员:黄晓民、蒋镓琪、李晶,听一听他们眼里的郑能量。

“我很感谢,也很敬佩他。他给我们打了一针鸡血的感觉。”志愿者车队发起人之一李晶说,大过年的跑来武汉,开着车睡桥下面,“我哭了,很感动很感动,又很心疼很心疼。”

“知道他睡在桥下的车里,我们给他安排了住宿,但是有点晚,他睡了几天……”李晶哽咽地说,“很少有人敢去做这个事情。对逝者来说,能量所做的事情,功德无量。”李晶得知郑能量去殡仪馆“兼职”,很佩服:“他有着军人的钢铁意志,也有着武侠小说里的侠骨柔情。”

(志愿者车队的王玉坤,一名水果老板,他请郑能量在他水果仓库吃饭,为他做了好吃的。)

结束在殡仪馆的“工作”后,郑能量第一时间联系了志愿者救援车队发起人之一蒋镓琪。蒋镓琪把他安排在和朋友合伙开的健身房住下,并给他送去了生活用品等。“很感激郑能量能加入我们,他真的给我们带来了正能量。”蒋镓琪说。

“他太拼了!”这是黄晓民对郑能量的印象。“最近两天可能是持续时间太久了,身体吃不消,节奏稍微缓了点。刚来的时候,完全是不停歇,非常疯狂的状态。我们都很担心他。”黄晓民告诉记者,他在郑能量身上看到了湖南人“吃得苦、霸得蛮”的精神。“兄弟,我替武汉人谢谢你!”黄晓民说。

(大学时期的郑能量)

【记者手记】

“弟弟,你必须平安回来……”

因为要采访郑能量,我辗转要到了他的电话号码,并添加了他的微信。

随着采访不断深入,这名“90后”变成了我日夜牵挂的“弟弟”。他一有时间就会和我说说话,当然,时间往往是深夜或者凌晨。他会和我说这一天做了些什么,也会聊聊他的家庭、工作,甚至感情。昨天,他问我:“姐,前阵子我是不是对你吼了?”我没有告诉他,其实他哭了。

看着他每天像陀螺一样高速运转着,手机保持24小时开机,一接到求助电话就立马出发,经常凌晨四五点入睡,早上七八点又出门。我不得不把自己当成一个碎碎念的大姐,“你赶紧给我去休息!”“怎么回事,防护衣都没穿,感染了咋办?”

郑能量穿梭在疫情最中心,被感染的风险很大。虽然,他说做好了各种防护措施,可我就是不放心。2月11日,我凑了10只KN95口罩给他寄快递过去,可惜直到现在顺丰还显示在岳阳。我不知道,这份“心意”什么时候可以抵达。我的同事们还提议:“那我们就众筹,不同的地方寄过去,总会有能送达的。”“智芳,郑能量缺不缺酒精?手套呢?”……十几名记者找的找货源,出的出钱,但是目前长沙口罩也比较紧缺,好在也寻得一点点,发了快递。

说实话,我们一直是“见屏如面”。但我们之间有一个约定,不管多晚,他每天要给我发一条信息“报平安”,哪怕就只发“平安”两字,至少我知道他很好。这些天,我的作息时间也完全打乱。于是,我根据留言和聊天,每天凌晨四五点,记录整理“我叫郑能量一湖南志愿者武汉日记”。

“活着回来,我要请姐吃饭!”听完,我已泪流满面。我到底回应了什么,说真的,忘了。“弟弟,你必须平安回来……”这一句,我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