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薪愁·故事丨追薪路上,他们甘做坚强“后盾”

发表时间:2020-01-12 08:35:13

来源:[来源:三湘都市报]

2019年12月23日,李克强总理在成都市一项目视察时说,农民工没日没夜、加班加点,挣的都是辛苦钱,“拖欠甚至恶意拖欠他们的工资是昧良心行为,必须坚决根治。”

如何让被欠薪的农民工带着厚厚的钱包、背起鼓鼓的行囊回乡与家人团聚?在湖南根治欠薪冬季攻坚行动大背景下,劳动保障监察人员、法官、律师……很多人奔波在维权一线。

2020年,三湘都市报记者走近他们,为读者讲述“讨薪”路上的酸甜苦辣。

■记者 黄亚苹

故事1

维权“后盾”巧沟通,5.4万元工资“秒结”

立冬后,刘楚霞站在长沙汽车南站综合交通枢纽大门口,望着高低错落、宽敞明亮的大楼出了神。

2019年3月,刘楚霞与工友一行四人经常德老乡介绍,到长沙汽车南站交通枢纽项目做泥工;8月项目完工离场前,4人共剩5.4万元未结。彼时,劳动班组负责人写下欠条,约定2个月内结清剩余工资,眼看两个月期限已到,负责人却玩起了“失踪”。

11月29日,无奈之下,刘楚霞顶着刺骨的冬雨走进雨花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我们不是来闹事的,我们只想讨工钱回家过年。”“我们在长沙没有落脚点,求你们帮帮忙。”“要给孩子准备学杂费,老人生病一直拖着没去看”……工友们越说越激动,安静的办公室“轰”地一下喧躁起来。

“别着急,慢慢说。一定帮你们拿回血汗钱。”雨花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队长张海的声音低沉而坚定,仿佛在刘楚霞心里埋下一根“定海神针”。

大队受理了刘楚霞的投诉。张海了解基本情况后,立即通过雨花区洞井街道办事处询问到项目负责人电话,经过沟通,2小时后,项目负责人和劳务分包单位湖北金谷园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到达雨花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最终经过协商达成一致,5.4万元工资全部以现金方式支付到位。

故事2

他将每一起案件看作“打怪升级”

1月10日,回忆起5年“讨薪路”,长沙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直属四大队大队长周洋笑了。2015年进入一线“讨薪”,他将每一起案件看作“打怪升级”,“办案时要关注微小的细节,排除农民工与总包方摆出的干扰项,理清关键信息点,才能抓住问题的核心,才能确保不让农民工两手空空回家。”

说话间,周洋翻开一本44页的监察案卷,“你看,这起案件投诉人雷虎、肖锋2016年在高新区一个综合楼贴砖班组工作。2019年来支队投诉时,称总包方欠薪15.25万元。我们核实双方提交的材料、质证已有证据发现,15.25万元中包含了未抵扣的材料费及工程款,实际欠薪6.75万元。”

为了处理好这个长达3年的工资纠纷,周洋先后多次走访位于高新区的建筑公司,查阅项目资料20余份,先后送达劳动保障监察询问通知书等材料,耗时三个月结案。

一件件案子办下来,劳动者的权益得到保障,周洋也在农民工工资拖欠治理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前些年,建筑业,老乡带老乡、工程劳务分包后层层转包的现象很普遍,农民工先干活后拿钱,债务关系不清,容易出现欠薪。”周洋说,人员转包关系复杂、债务人不积极配合、当事人与劳务分包方工程抵扣往来关系不清,是工程建设领域欠薪案件的普遍特点。

除了讨薪,周洋还时常给农民工普及维权知识,督促企业合法经营。周洋介绍,近年来,长沙市严格落实农民工信息登记、考勤、工资代发等实名制工作,提高工资专用账户、工资保证金制度覆盖率,能从源头根治薪资拖欠问题。

如今,周洋明显感觉到,农民工兄弟的维权意识已普遍提高,“表达诉求的途径和方式多样化,他们知道出了问题该找谁,但他们淳朴憨厚的劲儿一直没变。”

故事3

他18年免费为农民工

讨薪超3亿元

1月8日,顾不上脱下仍挂着雨珠的黑色毛呢大衣,秦希燕径直走进办公室,拿起话筒拨出熟悉的号码,“老刘啊,工资顺利拿到了吧?什么时候回家过年?”电话另一端传来欣喜地回应:“我很好啊!谢谢秦律师为我们讨回工资,已经订了小年的车票回家……”

秦希燕有一个特殊的身份标签——“维护职工权益的领头人”。自2003年成立全国首家“为农民工讨工资律师免费服务团”,他每年提供20万元专项资金、开设24小时讨薪服务热线;18年间,秦希燕联合律师事务所已免费为近3万名农民工讨回工资超3亿元。

18年间,秦希燕见证了中国在治理农民工欠薪方面的变化和进步。以前,施工企业未严格落实农民工工资支付保证金制度、自身证据意识淡薄、施工企业将大量资金投入到工程建设,使得“讨薪路”阻力重重;彼时,他常常接到威胁电话,甚至有单位发函指责他恶意讨薪妨碍办公。

“2005年前后,群体性讨薪事件偏多,服务团里40名律师人均办理10起欠薪案件;2019年后,超80%欠薪案件都能在接待咨询、电话指导流程结案,人均办理的欠薪案件明显减少,约3-4起。”秦希燕说,政府部门协同不断加强、法律不断完善,给了“讨薪”律师更多底气。

出生在湖南省沅江市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的秦希燕,深知农民工背井离乡、外出打工的不容易。“2003年,一个中年男人跪在我面前,他被拖欠了几万元工资,身患心脏病的妻子病发,最终无钱救治病逝。”也就是那一刻,他意识到,帮农民工讨薪不只是要回了血汗钱,有时候甚至关系到一条生命。

“办案时,劳务分包方经常以工程质量有问题为由拖欠工资,但他们必须知道,支付工资和工程质量问题是两个法律关系,因工程质量问题拒不支付工资,涉嫌严重犯罪。”秦希燕说,“难搞”的欠薪案件更像一针兴奋剂,会激起他办案的斗志和决心。

10余平方米的会议室里,两侧墙壁密密麻麻地挂满了署名为湖北省、重庆市、黑龙江省的农民工兄弟送来的锦旗。“会议室挂不下,大部分都收起来了。”秦希燕说,每当被质疑律师讨薪是作秀时,看到锦旗就觉得一切都值得,“如果作秀能坚持18年,那假的也成了真的。”

经验

为农民工讨薪

他们有“法宝”

临近年关,为了让农民工讨薪之路明朗几分,数以百计的劳动保障监察队主办员当起了农民工依法维权的坚强“后盾”,帮助他们跨越讨薪路上的阻碍,顺利拿到工资回家过年。

总结“讨薪”技巧,劳动保障监察队员总结了两大“法宝”:一是坚决维护农民工兄弟合法权益;二是不乱给施工单位增压。第一时间告知投诉人诉求已有专人受理,明确责任,掌握沟通技巧,才能化解矛盾。要真正体谅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们,坚决不让寻求帮助的人两手空空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