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模仿”到“引领”,科技创新不断增强“湘动力”

发表时间:2019-09-18 10:48:53

来源:[来源:三湘都市报]

2018年,我省财政科技资金投入达129.94亿元,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达658.3亿元;拥有专业技术人才321万人,其中在湘院士76人;高新技术企业达到4660家;目前,全省拥有省属以上科研院所67个,拥有8个国家级高新区和30个省级高新区……一个个数据既是我省科技事业70年发展的“成绩单”,也是70年湖南科技创新的实力证明。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人才是第一资源。新中国成立以来,湖南这一方红色热土创新潮涌,从学习与独创相结合,到向科学技术现代化进军;从科教兴湘,颁布实施全国首个创新型省份建设纲要,到创新引领、开放崛起战略强力推进;从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到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全省科技事业方兴日盛,日新月异。9月17日,省政府新闻办召开湖南省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系列新闻发布会第七场,省科技厅和省财政厅发布全省科技创新发展情况。



创新成果

从“模仿创新”到“自主创新”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58%

1954年我国第一台航空发动机在株洲研制成功。1956年陈国达教授开创“地洼学说”,被列入世界科学史年表。1973年袁隆平院士的水稻杂种优势利用研究在世界上率先获得成功……进入21世纪,超高产杂交稻、超级计算机、超高速列车、中低速磁浮、C/C航空制动材料等标志性创新成果相继诞生;围绕战略新兴产业持续发力,首条8英寸IGBT生产线,大口径隧道掘进装备(盾构机)、“海牛”深海钻机、大倾角离子注入机、永磁同步牵引电机等尖端产品持续涌现。2016-2018年获国家科技奖励56项。全省科技综合实力稳步提升,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58%。

到2018年,我省财政科技资金投入达129.94亿元,约为新中国成立初期的130倍,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达658.3亿元。近10年来,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457个,投入资金11.7亿。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人才是第一资源。从周光召、陈能宽等老一辈科学家为“两弹一星”做出突出贡献,到袁隆平数十年如一日地攻关杂交水稻技术;从侯振挺潜心基础研究,陈火旺、李国杰发展中国计算机研究,到黄培云、黄伯云、何继善、卢光琇等,一批享誉中外的知名科学家在各自领域取得杰出成就。到2018年,我省拥有专业技术人才321万人,其中在湘院士76人,长期在湘工作外国专家1367人。

此外,目前全省拥有省属以上科研院所67个,普通高校109所。建有国家重点实验室18家、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14家、国家临床医学研究中心3家、国家企业技术中心48家;长沙天仪研究院、湖南先进传感与信息技术创新研究院等一批新型研发机构应运而生,省级研发服务平台达589个。



新动能培育

从“支撑”到“引领” 湖南高新技术产业实现增加值近8500亿元

作为第一批国家级软件产业基地,长沙高新区已集聚1.04万余家电子信息企业,形成了涵盖芯片、基础软件、整机及终端、应用软件的完整产业链,成为我省计算机产业集聚度最高的地区。记者从长沙高新区了解到,上半年,园区86家规模以上计算机、软件企业实现营业收入170亿元,同比增长15%。以中国长城、景嘉微、长城银河、湘计海盾、航天捷诚等龙头企业为引领,涌现出以“一机四芯”(“一机”为国产计算机整机,“四芯”为CPU、DSP、GPU、SSD)为主导的,跻身国内行业领先地位的一系列前沿高端产品。

据了解,我省高新技术产业持续快速发展,目前全省已拥有8个国家级高新区和30个省级高新区。2018年我省高新技术产业实现增加值近8500亿元,同比增长14.0%,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23.2%。我省国家高新区创新能力增长率居全国第2位。2018年总数达到4660家,今年超过1600家企业申报高新技术企业,将提前实现“2020年总数增至4800家”的“十三五”规划目标。

此外,依托长株潭地区创新资源最为富集、创新绩效最为突出的优势,我省瞄准“三区一极”的目标,创造了广受瞩目的“自主创新长株潭现象”;科技部还将长株潭列为全国三个快速增长自创区之一。同时,为了不断优化创新供给,最大限度地激发创新主体潜能与活力,我省建设了省级以上科技企业孵化器、众创空间、星创天地等双创服务载体273个,成功举办五届创新创业大赛,帮助参赛企业已获得创业投资超过15亿元,获得贷款授信超过9亿元,培训创业者2.5万余名。

今年实施“科技成果转化年”行动,1-8月,全省共登记技术合同3399项,实现技术合同交易额175.39亿元,同比增长114.47%。



科技惠民

从“支持小众”到“服务大众”“造血”建设,科技扶贫资金超6亿元

怀化市中方县桐木镇大松坡村位于刺葡萄核心产区。“记得有一年农历三月初七赶集,村里大部分人都没有给刺葡萄打杀菌剂,结果第二天就开始下雨,一直下了两个来月,产量只有往年两成。”村主任高传兵说,后来县里开始推广刺葡萄避雨栽培,村里有100多亩搭起了大棚,用上了滴灌设施,还拿到了100多万元补贴。除了避雨,这种栽培法还省杀菌剂省人力,每亩能节省七八百元。

兼具鲜食和加工优良品质的刺葡萄产业,是省级贫困县怀化中方县的拳头产业之一。2016年9月,中方县获得了省科技厅立项支持,以发展刺葡萄产业为主,创建湖南省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县。随后该县出台了三年实施方案,并与湖南农业大学达成相关建设项目合作协议。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科技扶贫,直抵“造血”功能建设。党的十八大以来,我省累计安排科技扶贫资金6亿余元,选派1.3万人次科技特派员和“三区”科技人才,形成了科技精准扶贫模式。2018年起,组建科技专家服务团,对全省123个县市区全覆盖,累计培训28万人次、推广新技术1161项、引进新品种1125个,通过扶贫龙头企业精准帮扶带动80多个贫困村发展、1.4万户贫困户脱贫增收。

新中国成立后围绕危害人民健康最严重的疾病,开展防治研究,鼠疫、霍乱、天花等恶性传染病已在全省绝迹。本世纪以来,以湘江母亲河保护行动为重点,突破重金属污染治理高效清洁冶炼等一批关键技术瓶颈,建设国家级可持续发展实验区8个、省级39个。实现临床医学协同创新网络全省各市州全覆盖,基因诊断治疗技术,干细胞生殖技术,高血压、冠心病,恶性肿瘤群防群治成效显著,出生缺陷防治等重大专项即将实施。

此外,进入新时代,加强科学素质、科学普及工作对科技创新尤为重要。2001年以来湖南连续举办19届科技活动周。目前,全省建有省级科普基地200家,并统筹科研基地、科技服务平台,构建形成了普惠、开放、共享的现代科普体系。全省公众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比例从2010年的2.2%上升到2018年的7.84%。



开放合作

从“引进来”到“走出去”建立56家国家级和省级国际科技合作基地

隆平高科成立20年来,在海外以投资贸易、技术支持、培训等方式推动科研及产业本地化,把杂交水稻市场布局扩大到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华自科技牵头组建电力智能装备国际科技创新合作基地,组织企业走出去获得国际技术认证,连续六年为“一带一路”沿线30多个国家的技术人员开展培训,成为国际小水电领域国际技术标准的制定者之一;由中国工程院院士印遇龙牵头的“湖南省动物肠道生态与健康国际联合实验室”通过引进国外先进研究方法,改善了动物肠道健康,有力提升了湖南畜牧业的核心竞争力。

改革开放以来,我省与五大洲的七十多个国家以及十几个全球或区域性国际组织,建立了双边、多边国际科技合作渠道。建立了国家级和省级国际科技合作基地56家,搭建了一大批国际科技合作平台。同时,积极创新对外合作机制,推动杂交水稻、油料植物、中小水电、眼科医疗等技术在“一带一路”沿线30多个国家应用。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省企业已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研发机构200余家。

记者 杨斯涵 黄京 通讯员 任彬彬


2018年,我省财政科技资金投入达129.94亿元,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达658.3亿元;拥有专业技术人才321万人,其中在湘院士76人;高新技术企业达到4660家;目前,全省拥有省属以上科研院所67个,拥有8个国家级高新区和30个省级高新区……一个个数据既是我省科技事业70年发展的“成绩单”,也是70年湖南科技创新的实力证明。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人才是第一资源。新中国成立以来,湖南这一方红色热土创新潮涌,从学习与独创相结合,到向科学技术现代化进军;从科教兴湘,颁布实施全国首个创新型省份建设纲要,到创新引领、开放崛起战略强力推进;从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到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全省科技事业方兴日盛,日新月异。9月17日,省政府新闻办召开湖南省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系列新闻发布会第七场,省科技厅和省财政厅发布全省科技创新发展情况。

创新成果

从“模仿创新”到“自主创新”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58%

1954年我国第一台航空发动机在株洲研制成功。1956年陈国达教授开创“地洼学说”,被列入世界科学史年表。1973年袁隆平院士的水稻杂种优势利用研究在世界上率先获得成功……进入21世纪,超高产杂交稻、超级计算机、超高速列车、中低速磁浮、C/C航空制动材料等标志性创新成果相继诞生;围绕战略新兴产业持续发力,首条8英寸IGBT生产线,大口径隧道掘进装备(盾构机)、“海牛”深海钻机、大倾角离子注入机、永磁同步牵引电机等尖端产品持续涌现。2016-2018年获国家科技奖励56项。全省科技综合实力稳步提升,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58%。

到2018年,我省财政科技资金投入达129.94亿元,约为新中国成立初期的130倍,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达658.3亿元。近10年来,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457个,投入资金11.7亿。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人才是第一资源。从周光召、陈能宽等老一辈科学家为“两弹一星”做出突出贡献,到袁隆平数十年如一日地攻关杂交水稻技术;从侯振挺潜心基础研究,陈火旺、李国杰发展中国计算机研究,到黄培云、黄伯云、何继善、卢光琇等,一批享誉中外的知名科学家在各自领域取得杰出成就。到2018年,我省拥有专业技术人才321万人,其中在湘院士76人,长期在湘工作外国专家1367人。

此外,目前全省拥有省属以上科研院所67个,普通高校109所。建有国家重点实验室18家、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14家、国家临床医学研究中心3家、国家企业技术中心48家;长沙天仪研究院、湖南先进传感与信息技术创新研究院等一批新型研发机构应运而生,省级研发服务平台达589个。

新动能培育

从“支撑”到“引领” 湖南高新技术产业实现增加值近8500亿元

作为第一批国家级软件产业基地,长沙高新区已集聚1.04万余家电子信息企业,形成了涵盖芯片、基础软件、整机及终端、应用软件的完整产业链,成为我省计算机产业集聚度最高的地区。记者从长沙高新区了解到,上半年,园区86家规模以上计算机、软件企业实现营业收入170亿元,同比增长15%。以中国长城、景嘉微、长城银河、湘计海盾、航天捷诚等龙头企业为引领,涌现出以“一机四芯”(“一机”为国产计算机整机,“四芯”为CPU、DSP、GPU、SSD)为主导的,跻身国内行业领先地位的一系列前沿高端产品。

据了解,我省高新技术产业持续快速发展,目前全省已拥有8个国家级高新区和30个省级高新区。2018年我省高新技术产业实现增加值近8500亿元,同比增长14.0%,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23.2%。我省国家高新区创新能力增长率居全国第2位。2018年总数达到4660家,今年超过1600家企业申报高新技术企业,将提前实现“2020年总数增至4800家”的“十三五”规划目标。

此外,依托长株潭地区创新资源最为富集、创新绩效最为突出的优势,我省瞄准“三区一极”的目标,创造了广受瞩目的“自主创新长株潭现象”;科技部还将长株潭列为全国三个快速增长自创区之一。同时,为了不断优化创新供给,最大限度地激发创新主体潜能与活力,我省建设了省级以上科技企业孵化器、众创空间、星创天地等双创服务载体273个,成功举办五届创新创业大赛,帮助参赛企业已获得创业投资超过15亿元,获得贷款授信超过9亿元,培训创业者2.5万余名。

今年实施“科技成果转化年”行动,1-8月,全省共登记技术合同3399项,实现技术合同交易额175.39亿元,同比增长114.47%。

科技惠民

从“支持小众”到“服务大众”“造血”建设,科技扶贫资金超6亿元

怀化市中方县桐木镇大松坡村位于刺葡萄核心产区。“记得有一年农历三月初七赶集,村里大部分人都没有给刺葡萄打杀菌剂,结果第二天就开始下雨,一直下了两个来月,产量只有往年两成。”村主任高传兵说,后来县里开始推广刺葡萄避雨栽培,村里有100多亩搭起了大棚,用上了滴灌设施,还拿到了100多万元补贴。除了避雨,这种栽培法还省杀菌剂省人力,每亩能节省七八百元。

兼具鲜食和加工优良品质的刺葡萄产业,是省级贫困县怀化中方县的拳头产业之一。2016年9月,中方县获得了省科技厅立项支持,以发展刺葡萄产业为主,创建湖南省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县。随后该县出台了三年实施方案,并与湖南农业大学达成相关建设项目合作协议。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科技扶贫,直抵“造血”功能建设。党的十八大以来,我省累计安排科技扶贫资金6亿余元,选派1.3万人次科技特派员和“三区”科技人才,形成了科技精准扶贫模式。2018年起,组建科技专家服务团,对全省123个县市区全覆盖,累计培训28万人次、推广新技术1161项、引进新品种1125个,通过扶贫龙头企业精准帮扶带动80多个贫困村发展、1.4万户贫困户脱贫增收。

新中国成立后围绕危害人民健康最严重的疾病,开展防治研究,鼠疫、霍乱、天花等恶性传染病已在全省绝迹。本世纪以来,以湘江母亲河保护行动为重点,突破重金属污染治理高效清洁冶炼等一批关键技术瓶颈,建设国家级可持续发展实验区8个、省级39个。实现临床医学协同创新网络全省各市州全覆盖,基因诊断治疗技术,干细胞生殖技术,高血压、冠心病,恶性肿瘤群防群治成效显著,出生缺陷防治等重大专项即将实施。

此外,进入新时代,加强科学素质、科学普及工作对科技创新尤为重要。2001年以来湖南连续举办19届科技活动周。目前,全省建有省级科普基地200家,并统筹科研基地、科技服务平台,构建形成了普惠、开放、共享的现代科普体系。全省公众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比例从2010年的2.2%上升到2018年的7.84%。

开放合作

从“引进来”到“走出去”建立56家国家级和省级国际科技合作基地

隆平高科成立20年来,在海外以投资贸易、技术支持、培训等方式推动科研及产业本地化,把杂交水稻市场布局扩大到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华自科技牵头组建电力智能装备国际科技创新合作基地,组织企业走出去获得国际技术认证,连续六年为“一带一路”沿线30多个国家的技术人员开展培训,成为国际小水电领域国际技术标准的制定者之一;由中国工程院院士印遇龙牵头的“湖南省动物肠道生态与健康国际联合实验室”通过引进国外先进研究方法,改善了动物肠道健康,有力提升了湖南畜牧业的核心竞争力。

改革开放以来,我省与五大洲的七十多个国家以及十几个全球或区域性国际组织,建立了双边、多边国际科技合作渠道。建立了国家级和省级国际科技合作基地56家,搭建了一大批国际科技合作平台。同时,积极创新对外合作机制,推动杂交水稻、油料植物、中小水电、眼科医疗等技术在“一带一路”沿线30多个国家应用。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省企业已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研发机构200余家。

记者 杨斯涵 黄京 通讯员 任彬彬 制图/刘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