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都市报-手机版
三湘都市报  >  政情  >  教育

岳麓书院本科毕业班六成攻读硕士

[来源:三湘都市报][作者:通讯员 向松阳 记者 黄京][责编:薛琳]

三湘都市报6月8日讯(通讯员 向松阳 记者 黄京) “顺利毕业,60分;考上书院研究生,加5分;大学期间过得很开心,加5分;有了很多好朋友、有老师们的指导,加5分;最重要的,我从18岁到22岁变得更漂亮了,再加5分。”在近日举行的湖南大学岳麓书院2017届毕业典礼上,本科毕业生代表王晓燕在台上侃侃而谈,她给自己的大学生活打了80分。台下,同学们纷纷起哄“加少了!”

据悉,王晓燕所在的历史学2013级本科班有六成被名校录取为硕士研究生,她所在的宿舍更因为4人一同上名校被称为“学霸”宿舍。

“学霸”宿舍:四人拿奖拿到手软

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历史学2013级本科共28名学生,有18人被名校录取为硕士研究生。其中,国内保研的有5人,考研的9人,有4人出国或出境读研。

“学霸”宿舍在这个“学霸”班级当中更是格外耀眼——王晓燕,湖南大学;刘楚莹,厦门大学;穆林,中山大学;雷天月,澳门大学。

有统计显示,包含湖南大学岳麓书院赫曦专业奖学金、湖南大学国家励志奖学金、湖南大学“优秀团干”、湖南大学岳麓书院“三好学生”和优秀学生干部等多个奖项在内,四个人在本科四年共获得共计20万元的奖学金、助学金和科研项目经费。

拿奖拿到手软是怎样的体验?“很自在。”刘楚莹说。大二那年,书院的学生会主席和三个部长都被这个宿舍承包了。老师们评价,有目标、努力、上进,是四个女生身上共同的特质,也是这种特质让他们互相吸引、鼓励和鞭策,在大学收获了一段“革命友谊”。

她们有不同的兴趣爱好。王晓燕心灵手巧,喜欢做手工、剪头发,手艺好到有很多同学慕名而来。穆林喜欢看书,“每天都看书,涉猎超广”。刘楚莹喜欢听音乐、玩手游,有段时间她玩王者荣耀“玩得很疯”。

雷天月是一个大忙人,从大一直到毕业,她做过班长、新生班主任、书院的团委副书记和学生会主席,还承担了包括微信运营在内的很多书院宣传工作。回到宿舍是她最放松的时候,会抽空刷刷剧、看看韩综。她自诩“岳麓书院胜利斋(教师办公楼)的小公主”,私底下是辅导员老师最得力的助手。

“但我们分得清主次,知道在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是正确的。”在决定赴境外读研究生后,雷天月常在自习室复习。“书院的良好环境让我能够完全沉浸其中,我和另一位备考雅思的同学面对面坐着,有懈怠的时候就会看看对方来激励自己。早上我们相约一起练听力,傍晚又一起练口语。”

雷天月说,宿舍四个人彼此有一种默契。在学习上的投入,他们更讲究效率,合理分配时间,严格要求自己。“穆林学习最踏实,平时就很用功,她是真正有学术理想和抱负的人。”“单单是每天早起这一点,就打败了全班同学。”这是“学霸”眼中的“学霸”。

一对一培养:导师是我人生路上的灯塔

“拿起笔杆子要能写,站起来要能说,不要被别人左右想法,要有自己独立的思考。”王晓燕做到了。这几句话是四年前刚入学时,她的学业导师章启辉教授送给她的。

毕业典礼上,四个女生在向各自导师行谢师礼时都哭了。保研成功后,刘楚莹专程向自己的学业导师邓洪波教授致谢:“您是我这段时间以来的精神导师。”

保研的过程很煎熬。“我很容易陷入一种负面情绪,这时候只有找我信赖的长辈,这个角色就是邓老师在扮演的,他一向亲和乐观,成了我的灯塔。”她说,在得知她被厦门大学录取时,邓老师还感叹,“又嫁出去一个女儿。”

“你读过什么基本史料?读过唐长孺先生的著作没有?看过什么魏晋南北朝思想史的书吗?看过什么政治史方面的书吗?有没有读过郑玄的文献?为什么要抄写《四库提要》?”去年9月,北京大学历史系保研面试现场。面试官抛出的这一连串问题,左右着岳麓书院历史学13级本科生李屹轩的保研成绩。

最终,李屹轩成功保送北京大学历史系,攻读魏晋南北朝史。“面试过程中我感觉老师最关心的就是我读过什么书,所有的其他问题都是围绕这一点展开的,这让我大学三年的积累和基础工作终于有了充分展示之地。”

《后汉书》《循吏传》《魏晋南北朝隋唐史三论》《魏晋南北朝隋唐史讲义》,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张岂之的《中国思想史》……报书名和谈心得的过程,李屹轩都游刃有余。

“我真的非常感谢书院的‘双导师制’,感谢我的学业导师肖永明老师和生活导师陈峰师兄。”他说,刚入大学时,他被多姿多彩的大学活动占据了太多时间。师门两周一次的读书会,他鲜少有时间参加。“大一快结束时,肖老师找我非常严肃认真地谈了一次话,当时他问了我三个问题:为什么不去参加读书会?大一这一年里读了几本书?你将来考研准备考哪里?”

导师的语重心长让他感到惭愧。他重新审视自己,开始为将来攻读研究生而努力。“肖老师经常用电话短信和我联络,约好时间一同外出郊游畅聊,询问我近期读书学习生活的情况,也经常参与师门的读书会和我们一同读书学习。”大二时,每周三上午到图书馆和师兄交流读书情况、熟悉专业书籍的存放情况并抄写目录学的代表作《四库总目提要》,也成了他的“必修课”。

为什么要手抄《四库总目提要》,李屹轩也困惑过。“我问师兄,抄这些有什么用?现在都电子化了,还用得着抄?师兄说,文献是历史学的根基,目录是了解文献的钥匙。看一遍,只是看见了钥匙;抄一遍,这把钥匙才是你的。”

他由此找到了研究思想史的基本方法,懂得了历史学习中史料的重要性,最终受益无穷。考场上,他成了那个被提问者。“我回答,我想先下一些死功夫,打好基础。回答完,我察觉到老师们都不经意地点了点头。”

记者还获悉,岳麓书院自2009年开始招收历史学专业本科生。本科生的招收,标志着岳麓书院从本科到硕士、博士、博士后人才培养体系的完备。近年来,岳麓书院也一直致力于人才培养模式创新。“他们是从岳麓书院走出去的又一批做学问的好苗子。”岳麓书院院长肖永明教授评价。

最热新闻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