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都市报-手机版
三湘都市报  >  社会  >  热线

长沙政协委员揭"体外碎石"滥用之痛:患者5次碎石致肾脏被摘除

[来源:华声在线-三湘都市报][作者:记者 龚化][责编:薛琳]

长沙市政协委员联合医学专家揭开“体外碎石”滥用之痛

体外碎石机构为牟利重复碎石

一患者五次碎石导致肾脏被摘除

【核心提示】

在今年的长沙市两会召开前,一份由长沙市政协委员曾昕提交的提案在微博上被披露。这份名为《关于对我市“体外冲击波碎石术”滥用现状加强监管》的提案一经发布,立刻引得众多网友疯转。

提案曝光的诸多黑幕令人触目惊心,部分诊疗机构为了实现利益的最大化,枉顾病患身体健康,滥用体外碎石技术反复给患者碎石。本应严格控制次数、频次的体外碎石技术被滥用,成千上万的患者因此而遭受无妄之灾。

12月5日,长沙京石医院,曾昕委员与易成然教授就一例因重复体外碎石导致患者肾萎缩的案例展开讨论。 傅聪 摄

【乱象】

委员爆料:

一患者五次碎石导致肾脏被摘除

12月6日,记者追溯这份在网上广为流传并引发热议的提案,找到了长沙市政协委员、上海市海华永泰(长沙)律师事务所管委会主任曾昕。曾昕证实,这份提案正是由她联合湖南结石病学专家易成然起草而成。“我们商议后决定由我来发起。”这是曾昕第二次就医疗行业乱象郑重提出提案,去年,她曾因联合我国儿童生长学权威叶义言教授揭露生长激素黑幕的提案而名震三湘。


曾昕委员在个人微博里披露了体外碎石被滥用的现象,以提案的形势呼吁有关部门对这一乱象加强监管。

在聊到这份提案之前,曾昕向记者讲述了她的律师团队半年前代理的一起结石病医疗事故案件。

“一个老实巴交的村民,在一个月内五次被拉到医院碎结石,结果导致左肾挫裂伤出血,无法修补,最终不得不被摘除。”曾昕说,通过代理过程中的深入了解,她发现了结石病诊疗行业中的一系列黑幕。这件医疗事故最让她震惊的地方在于:根据泌尿系统结石诊疗规范,肾结石体外碎石的间隔时间为10至14天,连续碎石不宜超过3次。但她的当事人却在32天内,平均每6天就接受一次体外碎石,前后连续碎石的次数高达5次!如此高频次、超限次的重复碎石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弄清其中的奥秘,曾昕委员多次下基层医院调研,找乡镇医生了解情况。

乡镇医生:

无良机构花钱买病人,为牟利重复碎石

长沙市望城区丁字镇一家医院的刘姓医生道破了其中的玄机:“体外碎石机是一次性投入,对于经营者而言,为了能在短期内收回成本,他们往往会做出一些无视医疗规范的事。”

刘医生所在的乡镇卫生机构并没有条件从事体外碎石业务,但很多结石病人都是在乡镇医院完成初诊和碎石后的康复治疗。对于这些乡镇结石病人为何被拉进医疗机构重复碎石,以及他们术后的境况,刘医生并不陌生。据其披露,一些无良碎石医疗机构常年在乡镇医院走动,转诊病人。“原本下级医疗机构向上级医疗机构转诊输送病人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但一些黑心医疗机构为了实现利益的最大化,通过花钱买病人等不正当手段对合法转诊进行截流。”

虽然每次碎石的成本并没有增加,但这些花费最终还是以变种的形式,悄无声息地转嫁到病人头上。“本来一两次就可以碎掉的小石头,无良医疗机构为了多收费,居然分几次反复碎;一些按医学常识不能体外碎的大结石,他们也游说患者躺上碎石机。”在刘医生看来,无良机构的这些做法拉高治疗成本不说,更严重的是可能会对患者造成极大的身体伤害。

【危害】

患者遭遇:一家四口均遭重复碎石引发不适

今年11月,长沙县跳马镇跳马村村民周建武及妻子、姐夫等4人因肾结石病发,相继前往长沙康达医院进行体外碎石,结果发生不同程度的不适症状。在长沙京石医院,四人分别被检测出尿血、绞痛、肾实质损害等并发症。12月4日,记者在跳马村找到了周建武及其妻子。

尽管身体里的石头已经取干净了,但周建武的手总是不自觉地撑住后腰,似乎这样能让他轻松一些。对于他来说,一个月前反复躺在体外碎石机上的痛苦经历实在是难以忘记。

“前后打了3次结石,我老婆打了3次,姐夫也是3次左右,都是在长沙左家塘的同一家医院。”周建武说,这家医院声称能包打碎,“一次打不碎就打第二次,第二次没打碎就打第三次,直到打碎为止”。他口中的“打结石”,指的是体外冲击波碎石。体外碎石过程中,碎石机在结石部位不停地冲击震动,结石与体内管壁发生碰撞,那种刺痛周建武已经不想去回忆。“我当时只有靠数碎石机的震动次数来分散注意力,我记得第一次碎石,我数到了1600多,40分钟。”

但让周建武崩溃的是,前后三次反反复复碎石,石头不但没有排出来,竟然越长越大。B超显示,他的左肾的肾盂肾盏已经形成了大块的铸形结石,右肾出现积液。而与其同在一家医院进行体外碎石的家人也发生不同程度的不适症状。等到这家人醒悟过来,前往涉事医院讨要说法时,该院早已人去楼空。

结石专家:

滥用体外碎石 肾脏最受伤

湖南结石病学专家、长沙京石医院易成然教授是曾昕委员发起提案的医学顾问。在采访中,他告诉记者:“体外冲击波碎石技术源自上世纪80年代的欧洲,距今已有30年的历史。这一技术如果严格按照医疗流程使用,本身安全有效。可由于近年来它屡屡被高频次、无限制滥用,所引发的并发症问题已经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

易成然教授向记者透露了一组数据,“体外碎石最可怕的并发症在于对脏器的损伤,目前京石医院接诊的肾结石患者中,约有六分之一是由于体外碎石不当导致肾脏功能受损的,有八分之一到十分之一肾功能丢失,平均每两月就会有一例患者因不正确的反复体外碎石而导致一侧肾切除。”

那么,什么情况下选用体外碎石才是安全可靠的呢?

“结石部位、大小、成分和嵌顿时间,四个因素决定患者是否适合体外碎石。”易成然进一步介绍说,“从结石部位来看,肾结石和上段输尿管结石适合体外碎石,而中下段输尿管结石不行;在这个范围内,肾结石最大径要小于2cm,而上段输尿管结石要小于0.8cm;结石不能是坚硬的草酸钙结石,且在有疼痛症状2周以内,可以考虑选择体外碎石。而2厘米以上的肾结石、1.5厘米以上的输尿管结石、3厘米以上的膀胱结石,则最好采用目前最先进的纤维无创取石技术。”易成然医生表示,过频、过多、滥用体外碎石,会使组织受损形成疤痕,引起肾脏小血管破裂出血,严重时可能诱发急性肾衰、肾破裂,最终导致肾切除。

发声

市政协委员征集受害样本

“湖南是一个结石病高发省份,平均每10个人中就有1个结石病患者。如果体外碎石技术被滥用,结果将导致成千上万人受到伤害,这里面可能有你,可能有你的亲人。”长沙市政协委员曾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她之所以联合易成然教授发起这份提案,一是希望能引起广大市民重视,避免被重复体外碎石所伤害;二是希望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加大对体外碎石被滥用现象的监管。

作为这份提案的医学顾问,易成然教授表示,作为一名医学工作者,这是他第一次参与提案顾问工作。常年工作在结石病学领域,在搜集到了大量因碎石而导致身体损伤的患者样本后,他对体外碎石技术滥用的现状及危害有着极为清醒的认知。“我希望借助参与此次提案顾问工作的机会,借助省市两级政协委员的力量,推动相关诊疗制度的健全和完善,纠正结石病学领域正在被经济利益左右的无序诊疗状态,拯救那些正在被体外碎石技术无端戕害的市民群众。”

据曾昕委员介绍,为了征集更多的受害者样本完善补充提案,并帮助受害者维权,她已经联合了一批热心公益的医学专业人士、媒体记者以及律师。“在长沙市两会召开之前,我们将会进行大量的信息收集整理工作。”

如果您是体外碎石技术滥用的受害者,需要医疗帮助或者法律帮助,请拨打0731-82806120与这个团队取得联系。

■记者 龚化

最热新闻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