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都市报-手机版

抗洪当前与查处贪腐窝案并不矛盾

[责编:胡泽汇]

继武汉降水达历史之最、多处河堤溃口之后,武汉水利堤防工程建设贪腐窝案也浮出水面。据报道,武汉水利堤防中心原主任唐某8年间经手受贿工程造价近 10亿元,其中包括此次溃口的新洲举水河凤凰西堤加固工程。此外,唐的上司、武汉市水务局原副局长刘东才被控涉案。而武汉市水务局原副巡视员徐木生也因受贿、巨额财产不明落马。

洪水滚滚,浊浪排空。武汉今年6月以来降水量已超过1998年6到8月的总和,到目前为止,暴雨已造成当地14人死亡,1人失踪,武汉正面临着空前严峻的抗洪大考。

这个时候,水利堤防贪腐案的横空出世,无疑是雪上加霜,让悲伤的武汉又多了诸多愤怒,也给众志成城的抗洪努力平添了一抹暗淡的色彩。也因此,有声音认为,当下的急务、要务乃在于防汛抗洪,不能因为贪腐案而转移了注意力,甚至偏移、模糊了主要方向。

这样的说法似是而非,放着腐败不查不究,或者说暂且搁置,容待以后“缓缓来”,或许才是真正的转移视线。

一者,与防洪大堤的管涌、松垮等败象相比,专责治水官员的腐败,其危害往往更大。这不仅仅体现在公共财政资金的靡费与滥用,也体现在当事者良知与人性的沦陷。这样的腐败若不及时剜除,必然会有更多的堤坝出现险情,从而置千万民众于没顶的险境之中。

古往今来,堤防之固,固在上下同心,官员专务水患,民力乐为所用;而堤防之坏,同样还在官员朋比为奸,竞相为盗。也即,惩治贪腐官员,修补制度漏洞,本来就是防汛抗洪的重要内容。

二者,于抗洪抢险的同时,惩恶除奸,严肃追责,非但不会破坏业已形成的严防死守、众志成城的大好氛围,还会因为这一及时有力的反腐作为,激发出民众的抗洪热情,并在平息众怒、正本清源的基础上,营造一种凝神静气、生死以之的环境。试想,贪官唐某为了100多万元的贿金,居然听任施工方为所欲为,导致溃堤 “20多年没见修”,若不能除恶务尽,怎能让人信服?

越是在这个危急时刻,越是应该追根溯源,除恶务尽。不能因为这些贪官的案子已经查结,就无视这其中的腐败线索;也不能因为“正值用人之际”,就试图遮掩、回避关键性问题。要知道,直面问题,并解决问题,才是此时此刻最正确的姿势。

何况,除了水利堤防工程存在的腐败窝案之外,这些年来武汉市耗费巨资进行的诸多工程,是不是也该查查有无“蚁穴”?据报道,2013年4月,武汉市启动《中心城区排水设施建设三年攻坚行动计划》,计划用3年时间,投资130亿元治理城市排水系统;2015年1月,武汉市政府又印发《中心城区排涝、治污、供水两年决战行动计划》。同年4月,武汉正式入选国家首批“海绵城市”建设试点……

投入如此巨大,决心如此宏大,却落得眼下全城瘫痪,仅仅一句“灾情出乎预料”,能平息舆论场的愤怒吗?钱都花到了哪里?

说到底,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蚁穴”不光出在大堤上、排水系统中,更可能出现在人的良知与制度漏洞上。可见,反腐与抗洪并不矛盾,惟有彻底整治了前者,才有可能确保一方平安。

最热新闻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