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都市报-手机版

魏则西事件,没有作恶者愧疚?

[责编:胡泽汇]

魏则西事件展示给我们的,是整个链条的失守。百度甘当“魔鬼代言人”,把用户指向火坑;武警医院,与医疗欺诈者密切合作;“莆田系”恶名昭彰,竟然占据了八成民营医疗市场;监管者不见踪影,骗子居然有着合法的证照。

舆论口诛笔伐,调查已在进行。但链条上的各个环节至今没有一处表达应有的愧疚和羞耻,反而各有理由开脱其咎,似乎助恶为恶不过小事一桩,或者迫不得已。

百度说,自己一直坚守社会责任,链接推广的都有合法资质,轻巧地把责任推向监管;监管者说,部队医院我们管不着,实际上被承包的又何止部队医院;有媒体说,不解决“军队医院的生存问题”,就算关了百度和莆田系也没用,在他们看来,武警和部队医院陷入了财政危机,与骗子合作就成了“难以阻挡的市场逻辑”;“莆田系”呢,说起来还填补了医疗供给缺口,瑕不掩瑜,为他们站台的人不少,实际上,这次问题正出在他们洗白的过程中。

这些说辞,换成更耳熟能详的,更有“理论性”的说法就是:市场只问合法不问道德,生存和发展才是头等大事,企业发展必然要带着原罪,一个企业一个产业发展起来不容易。再转换得明白一些,无非是说,只要先赚到钱,其他的是后续问题、次要问题。那么道德良心、正义公平呢?百度的管理者和员工,相信自己推广的医院吗,会去那种地方看病吗?部队医院要生存,违规承包科室都变得理直气壮了?地方要发展,不择手段发家致富的都能成为当地骄傲和名片?扶持民营医院,监管就可以放任他们带着血污畅行无阻?

如果说百度竞价排名、医疗欺诈是一种负面现象,为这些负面现象寻找现实合理性,就属于观念和思维层面,扭曲的“三观”昭然若揭。这里的“世界观”,就是赚钱天经地义,手段可以不计。相应的价值观,就是对钱的崇拜,而人生观就是一门心思弄钱。

底线失守之后,很多人、很多地方用钱、利润和利益来衡量善恶与是非。谁有钱谁就是能人,谁有钱谁就是成功者,谁有钱谁就当创业导师和人生导师。从此善恶不分了,是非没了界限,道德成了高谈阔论,规则被忘得一干二净。这也是一些媒体一边谴责百度唯利是图,一边自己也在污泥浊水里打滚的原因。

现在很多人在追究监管失职,监管失职的常态是不作为,但最可怕是监管者的价值观失守。监管依据的是法律与其他规则,而法律与规则建基于价值观。我们经常批判拜金女和土豪,实际上某些公权力也在奉行拜金主义,企业只有足够大足够有钱,什么光环都敢给,什么原罪都可以洗白,不出大问题就行,出了大问题也要想办法化小。这就营造出一种社会氛围和心理氛围,既让作恶者毫无愧疚之心,又使监管失职顺理成章。

生存和发展是一个根本性问题,但这不是我们践踏规则与底线的理由。人类组成社会,首先就是把规则和道德立起来。没有规则和道德,人类处于“自然状态”,那是“所有人反对所有人的战争”,何生存之有?孟子说,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把赚钱变成一种“所有人反对所有人的战争”,既不属于改革,也无关发展,它只是一种病态。

相关阅读
起底魏则西事件背后的莆田系 从街头游医到超级医疗王国
网信办牵头成立联合调查组 调查“魏则西事件”
最热新闻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