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都市报-手机版
三湘都市报  >  文化  >  周末

妻子报仇,三十六年不晚

[责编:叶竹]

妻子报仇,三十六年不晚

作者:唐辛子(腾讯·大家专栏作者,旅日华人作家)

“日本女人低眉顺目”“日本女人对男人唯命是从”“日本女人会主动为外出的丈夫包里放上避孕套”——坊间流传的有关日本的种种花边中,有关日本女人的这类花边消息最多。坊间男人听到这类花边,每每心花怒放:“坚决抵制日货,但绝不抵制日本女人。”“娶日本妻子,住美国房子,雇中国厨子”,据说是坊间男人的三大向往。

也是。我若是男人,也绝不抵制这样的日本女人,并且也会向往娶个这样的日本女人回家呢!例如我最喜欢的日本女作家宇野千代,就属于这类坊间男人想象中的“理想标配”:容貌姣好,身材苗条,烧得一手好菜,还赚得一手好钱,经济上相当独立。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千代在情感上的独立——千代情感独立的表达方式,体现在她对于男人的百依百顺:当年千代知道丈夫北原武夫有了外遇,并经常以需要“静心写作”为由彻夜不归时,千代明知丈夫撒谎,甚至只须一个电话就可以抓住丈夫撒谎的把柄,要他好看。可是,千代一次电话都没有打过,绝不揭穿丈夫。因为千代想:“他若骗我,我打这电话有什么意义?他若没骗我,我打这电话则更无意义。”

日本女作家宇野千代(1897-1996)

后来,千代无意中在丈夫北原的寝室里,发现一张小小的、年轻女子的照片:才只看一眼,便直觉地知道那年轻女子便是丈夫的情人,于是,千代的心情瞬间变得安静下来:“在看到那女子宛如含着笑意的、婀娜的容颜的那一瞬间,那柔软的肤色,那渗人心扉的、如同孩子般的稚嫩……我的心被俘虏了,我的心情变得安静下来。甚至认为:如果是这个人夺走了我的丈夫的话,都是完全能够认可的。如果我说,我就在这一瞬间,理解了丈夫的情事,不知道是否会有人相信。但我真的就像能够懂得我自己一样,开始懂得丈夫为什么会将我忘记,而去到这个人的身边。”

就像懂得自己一样懂得丈夫不伦情事的千代,不久便主动与丈夫北原正式分居——夫妻二人各居一室,中间隔着个走廊,互不打扰。之后,在一个晴朗的秋天,丈夫北原走进走廊对面千代的房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我们,还是离婚吧!”

“好啊!”千代愉悦地回答说。高高兴兴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好自己的名字。

在北原决定搬家离开千代的那一天,千代一直都跟在北原身边,帮忙打点行李,并找出家中自己最喜欢的物件,统统塞到北原的行李箱中,并将北原一直送出家门。

离开千代时,北原抬头看看天空,跟千代作最后的告别:“天气可真好啊!”之后,便坐进装满行李的车中,结束了与千代长达25年的夫妻生活,从此在千代的人生中完全消失。送别了北原的千代,回到空无一人的家中,铺开稿纸,一笔一画地记录自己与婚姻告别的心情:

“我们极其自然地分开了,就像秋天到了,树叶从枝头飘落那样地自然。即使有些许的苦恼,但那也只是类似于树叶离开枝头时,一瞬间的微痛而已。”

“我想尽可能高高兴兴地送他离开,这样的告别方式,才是我的风格。”

宇野千代和北原武夫

这是女作家宇野千代对待男人出轨时的风格。这样的告别方式,想必是极好的,极令人向往的。不过,男人们如果想娶千代这样的女人为妻,在享受她对于男人出轨时所表现的体贴与温柔时,也得同时接受千代的其他风格:男人对于千代而言,不过是“离离原上草”罢了。小三可以尽管如同野火一般焚烧她的“原上草”,无所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呢!这世上有才华有相貌的男人,多如原上草,一岁一枯荣。俯下身来,一把一把的。而宇野千代这样的女人,却是只有一位。

“我跟多少男人睡过呢?”千代生前应黑柳彻子之邀,去日本最长寿的谈话节目“彻子的房间”做嘉宾,坐在彻子对面扳着手指计算自己和多少男人睡过觉,结果发现十个指头完全不够用——算了!不数了。千代的“原上草”观,令日本著名的情爱大师渡边淳一也不得不甘拜下风。

另一位将男人视作“原上草”的日本女作家,便是尼僧作家濑户内寂听。出家之后依旧喝酒吃肉,大声赞美“男女之爱的美妙,就在于偷情”的寂听,对待“原上草”出轨的方式,与千代绝然不同:寂听不宽容不温柔,而是满腹恶意的坏笑:你既然欲火焚烧去出轨,我就给你火上再多浇些油,助你一臂之力,彻底烧死了你。

濑户内寂听

寂听在年轻时还没有出家前,叫晴美。晴美爱上丈夫的学生,不顾一切地抛夫弃女,与比自己年轻5岁的男人私奔。然而,当后来经历过多次离离合合,终于与男人可以生活在一起时,晴美却发现自己用心血换来的稿费养着男人,而男人则在外面租房再去养活另外的年轻女人……

“好一对狗男女!”晴美被各种愤怒和嫉妒折磨得几乎要发疯,她在心中将“那对狗男女”生吞活剥过千万回,甚至悄悄地在“那对狗男女”的住处对面,租下一套可以眺望到他们卧室的公寓,就为想亲眼看到“一对狗男女”如何死法。

“那对狗男女”果然也死得很惨:多年之后,当年令晴美抛夫弃女为之私奔的男人,因为破产而上吊自杀。消息传来时,已经出家变身为尼僧作家“寂听”的晴美,正在为海湾战争的牺牲者冥福祈愿,并自行绝食二十天,表达对于非人道战争的愤怒抗议。听说“狗男女”已死,绝食二十天的寂听但觉身轻如燕,气定神闲: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那年是1991年,“晴美”已死,活着的“寂听”芳龄69岁。

当然,宇野千代和濑户内寂听,两位都是日本的名女人,都超强大超自立超有个性,她们都是独一无二的,在日本社会并不具备代表性。对于男人出轨,在日本社会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处理建议是:如果的确无法挽回,那么就尽量收集对自己有利的、证明丈夫出轨在先的各种证据,诉求于法律,获得精神损失费青春赔偿费以及离婚后子女赡养费等等各种赔偿金。感情不在金钱在。钱说了算。一切出轨问题,最后都是个经济问题。

当然,也有可能遭遇男方经济不景气、身无分文的时候。这个时候还有一种办法,那就是“离家出走”。

日本著名的作词家喜多条忠,曾因《神田川》这首歌而红透日本。在出名之后,喜多条忠与同在电台工作的女性结婚并生育二子。婚后的喜多条忠经常彻夜不归,与形形色色的女人交往,为了给外面自己喜欢的女人买戒指,喜多条忠甚至还会指示自己的妻子通过银行汇款帮忙付钱。而妻子居然也不哭不闹不追问,听从指示乖乖汇款付钱。直到家里的银行账户里只剩下最后2万日元时,妻子扔下两个幼小的孩子,一言不发地独自离家出走了。

妻子的突然离家出走,令喜多条忠措手不及。在《神田川》的歌词里,喜多条忠曾写:“年轻的我什么也不怕,只有你的温柔让我害怕。”看到被妻子抛弃的家和两个孩子,喜多条忠终于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害怕”。

当然,也有在男人出轨之后,既不离婚要求赔偿金,也不离家出走,而是默默承受独自隐忍的日本妻子。2015年6月26日,《朝日新闻》大幅标题刊登了一则这样的新闻报道:“36年前不伦,护理中盛怒,将丈夫暴殴致死,妻子获缓刑”。新闻报道里写:

71岁的妻子日夜护理79岁身体不遂的丈夫,深感心力交瘁。不由回想起36年前,当时45岁的丈夫经常借口打高尔夫外出不归。心生疑惑的妻子为此等候在丈夫公司门外,亲眼看到丈夫和公司里的年轻女孩并肩出门。被妻子抓住现场的丈夫,当时也给妻子道歉认错,而妻子想到夫妻吵架会带给孩子不良影响,也同时顾及自己的自尊心,因此36年来从未为丈夫出轨之事,责备过丈夫半句。而现在,在身心极度疲惫的状态下,妻子突然回想起往事,积压在心中36年的怨气,如同沉默多年的火山突然爆发。于是“丈夫的头部和脸部遭多次殴打,因急性硬膜下血肿死亡”。

坊间自古有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而日本妻子报仇,则是三十六年不晚。

看完这篇文章,坊间男人还继续对“娶日本的妻子”心生向往吗?

最热新闻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