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都市报-手机版
三湘都市报  >  文化  >  周末

那些年我们被剪坏的头发

[责编:叶竹]


话说我儿子昨天在学校隔壁的小理发铺剪了个新发型,剪完后还没走出理发店,七岁的儿子直接就哭出声来:“妈妈,我的头发实在太丑了!”

儿子的新发型怎么看怎么像“西瓜太郎”。

回家的路上,他始终哭哭啼啼,眼睛都揉肿了,不停地念叨:“明天同学们会笑我的。”

儿子会不会被取笑我不知道,我只隐约记得这一幕似曾相识。想当年我也是我儿子这么大的时候,我的母亲大人为了证明自己文武双全,硬要拿着剃刀在我头顶操练武艺。

剪刀在缕缕青丝间上下翻飞,一转眼,一个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奇异造型,便在母亲大人的鬼斧神工之下诞生了。

怎么形容这个让我嚎啕大哭、死活不肯出门的发型呢?我想,如果有一样东西可以为它代言的话,那一定是刷子吧?刘海是油漆刷,侧边是锅刷,后面则是扫把。前后左右齐刷刷硬邦邦地向外支棱着,严肃地罩在头上,一点温柔的弧度都没有。

我哭着喊着叫母亲大人务必修改。万般无奈的母亲大人轻叹一声,说:“那只能这样了。”遂操起剪刀,重新在我头上舞弄起来。

五分钟后,一个板寸诞生了!!我欲哭无泪:妈妈,你还是还我刷把头吧!

当年的我和现在的儿子,是被逼无奈接受奇葩的发型,那么我们家胖子(老公)则是主动积极地为自己选择了常人无法理解的造型款式。

十年前,不知怎样的灵感在他脑海中电光火石地闪现,他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要做一个卷发!!!

热情的老板问胖子要如何打理满头秀发,胖子说:“要潮,要时髦,还有独特。”老板心领神会:“胖哥你放心,我绝对让你潮爆了。”

在上了卷烫过发后,头发未干。胖子又在店老板的撺掇下给秀发上了色——红艳艳的铁锈色。

至于效果嘛,请原谅我词穷,时至今日我都无法用语言来描述那种惊悚的视觉感受。

哦,对了,忘了补充一下。当年过年,胖子顶着这一头“铁锈红”回老家铜官,他年届90的爷爷颤巍巍地抓着孙子的手,关切地问:“孙子啊,你是不是不小心被火烧了头发啊?要注意安全啊——”■白胖子


最热新闻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