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都市报-手机版
三湘都市报  >  文化  >  周末

我所有的朋友都去做公众号了

[责编:叶竹]

我所有的朋友都去做公众号了

一夜之间,我所有的朋友都去做微信公众号了。

在政府混吃的朋友,在事业单位等死的朋友,在跨国企业搬砖的朋友,在私人作坊卖身的朋友,在谈理想搞创业的朋友,在学校里头嗷嗷待哺的朋友,一夜之前,殊途同归,全部做起了公众号。

每条推送都是不一样的烟火,除了三位数的阅读量这点,它们没有任何共通性。

做微信号的朋友,其实都挺年轻,下限二十二,上限二十八。但不得不板出风尘样,脸上写满了“我世面见很多”,嬉笑怒骂,指点江山。

这是很累人的。月入5000的主儿,成天推荐各大高级餐厅,分享红酒、奢侈品和境外游。

男朋友还不见踪影的小姑娘,却要拿出灭绝师太的心,教习女同胞们生杀予夺,做爱情的胜利者。

不要小看每一条阅读量只有三位数的推送,他们背后都站着一位被迫害的年轻人,在呼天抢地,抓断上百根头发之后,才用心血凝结出了这图文并茂的推送。

连吃饭都不得安生。好几回聚餐,吃到一半的时候,在座朋友纷纷从包里掏出笔记本或平板电脑,手指上下翻飞,编好推送内容,“biu”地一下发了出去。

“需要这么拼吗?吃完再发不也一样?”

“你傻呀,”朋友小黄大翻白眼,“待会儿就是大家翻手机、看推送的黄金时段,吃完再发,阅读量全让别人给抢光了。”

第二天,老板要找我谈话。我们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自诩思想新潮,紧跟时代,特喜欢跟我们这些年轻人打成一片。

“小张哎,你看这个。”老板拿出手机,翻开微信。

老板正色说,“这是咱们对手的推送!我们是创新的现代化公司,新媒体也要搞起来!不能落后!”

“所谓创新就是要另辟蹊径,不舔人家屁股——我完全反对。”

“那你来做,”老板仿佛没听我说什么,只拍拍我的胳膊,“小张你脑子活,文笔又好,搞个公众号,没问题的嘛!”

我想了想,点点头,回到工位,打开word文档,一边写起辞职信,一边发出鲁迅式的哀叹——

我当初虽然不知道,现在明白,这中国,已经难见不做公众号的人!没有做过公众号的孩子,或者还有?

救救孩子。■Mr.Q

最热新闻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