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都市报-手机版
三湘都市报  >  文化  >  周末

刘慈欣在中国是孤独的

[责编:叶竹]

刘慈欣在中国是孤独的

刘慈欣(图源网络)

作者:雷剑峤(自由撰稿人,广州)

2015年,一个萦绕于国内科幻迷心头多时的猜想终于有了答案:放大到全世界的范围之内,和地球上的所有同行较量,刘慈欣到底是什么样的水平?整整5年前,本刊在将《三体III:死神永生》评为年度图书的时候,就曾经做过如此断言:“刘慈欣与阿西莫夫、阿瑟·克拉克的距离,远小于中国当下任何一位小说家与马尔克斯、略萨的距离。”(风端语)

5年后,这句当时被不少人不以为然的论断得到了证实:8月23日,由刘宇昆翻译的《三体I》夺得雨果奖最佳小说奖。对科幻不是很了解的人可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么,让我明确地告诉你们,这表示:刘慈欣从此跻身于阿西莫夫、阿瑟·克拉克、海因莱因、乔治·马丁等大神行列之中,他的姓名将永远铭刻于科幻小说万神殿之上。

而且有点令人尴尬的是,如果说也已跻身于(严肃)文学圣殿的莫言在国内拥有若干个足堪比俦的对手兼同伴,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在某种意义上可以归结于“作为中国作家的代表”的话,那么刘慈欣在中国是孤独的。

他是如此孤绝高标,以至于你完全可以说,他就是中国科幻。因此,在5年无新作的尴尬局面仍在持续的情况下,刘慈欣的名望并无受到影响,反而一路走高,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4年前,我首先提出了“后三体时代”这个概念,出于一贯的谦虚和谨慎,刘慈欣自己否定了这种说法。但现在看来,这个概念无疑是成立的。大刘对自己的成就估计不足,一本书、一个人真的成了一个时代。

4年后回望,发生改变的地方有:

第一,大队伍跟上来了,新作者涌现了。2012年国内出版的原创科幻图书比2011年翻了一番,从那之后直至今年,这个数量一直保持稳定增长趋势。可以看出,“三体”的持续拉高表现为其他科幻创作者争取了出版空间。多年前那种写出了科幻小说找不到地方出版的情况即使不能说一去不复返,也是大大改善了。但是客观来说,写科幻的人还不够多。还要多些,再多些。下一个具有市场号召力的科幻作家也仍然没有出现。

第二,市场认可了。虽然还没有出现和“三体”等量齐观的大IP,但出版界愿意往科幻里面投钱了,至少不会亏,或者更保守点说,不会大亏,他们愿意先付出一点成本来培育这个市场。这个很重要。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表示一下对郭敬明的钦佩。在科幻作家还没那么炙手可热的时候,他的最世文化已经把宝树、陈楸帆、迟卉等最有创作力的几名新生代揽到帐下,再加上原来就已在阵中并且商业潜力得到证明的陈奕潞,内容生产问题基本解决,而且成本不会很高。如果传出他拍的下一部电影是科幻片,我也不会意外。

第三,生态(初步)建立了。

出版界只是其中一环,另一个重要、也有钱得多的主体———影视界———开始蠢蠢欲动。资本是嗅觉最灵敏的,它只会向它认为有利可图的地方钻。至少在现在,它认为科幻值得砸点钱。至于“初步”这个词的括号能不能拿走,我想关键得看2016年的夏天———《三体》系列电影第一部到时候将上映。它的票房表现决定影业大佬们的下一个动作。同样有钱的游戏界早就和科幻勾搭上了,但还不够深入,两者的关系需要再升华一下。

第四,政策留意了。

9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副主席李源潮与科普科幻创作者座谈,刘慈欣就是最具知名度的座上宾。在这次座谈会上,李源潮提到,科普科幻创作肩负着展现中国梦的时代责任,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努力点燃青少年科学梦想,激发全民族实现中国梦的想象力创造力。各级科协组织要大力支持科普科幻创作,鼓励发展影视、互联网等科普产业,开创中国科普科幻事业新局面。

过了两个月,李源潮又在上海会见了游族网络董事长、CEO林奇,对他表示,一定要把《三体》做成一部高质量的电影,制作水准要向好莱坞看齐,把这部电影打造成一张让中国电影跻身世界顶尖水平的名片。

这样的表述虽然官方味道十足,但是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判断:这预示着科幻产业也许真的要入国家的眼了。这个判断的想象空间令人激动。想一想十几年前的动漫产业吧,它是科幻最好的榜样。

不要以为我跑题了。这一切之所以会发生,都是以一个叫刘慈欣的工程师在多年前在电脑上打下“三体”这两个字为原点的。所以,你说刘慈欣到底是什么水平?在此背景下,关于“三体”和刘慈欣,我认为,有几点判断在今后基本上是没有疑义的:

论质量,“三体”是至今为止(甚至在可预见的未来也是)最好的中文科幻小说;论影响,今后任何人要谈中文科幻,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三体”都是绕不过去的一个名字;论地位,“三体”是要进中国文学史的———注意,我说的不是中国科幻小说史。

刘慈欣说过,他写科幻小说的初衷,只是想换两杯小酒喝。

但命运就是这样,它要推你上舞台中央,你就不可能反抗它。它要让你当主角,你就只能披挂上阵。

要是说有什么不完美的地方,那就是刘慈欣在“三体”之后的创作空白期太长了。长得出乎意料,长得令人担忧,长得让每个人的心头都忍不住泛起那个疑问:他还能写出超越“三体”的作品吗?

获得雨果奖,只是5年前所发生的一切顺理成章的结果。在这5年里,刘慈欣在想什么,在做什么,又在写什么呢?空白期即便如此漫长,也是刘慈欣自己挣回来的。凭他往日的成就,我们有理由继续满怀信心地等待他归来。

只有到那时候,中国科幻才能真正走出“后三体时代”,进入一个更新的纪元。

最热新闻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