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都市报-手机版
三湘都市报  >  文化  >  周末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丨诗神在场,面容美好

[来源:湖南日报][责编:周杨]

 

文/廖常妮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比如低头看鱼/比如把茶杯留在桌子上,离开/浪费它们好看的阴影……”

李元胜的《我想和你虚度时光》这首诗,2014年火遍了朋友圈。初读这首诗,会沉溺于诗歌语句本身的美丽,反复咂摸之后,不知不觉间,便又陷入了诗人用笔勾画出的那个“虚度的时光”之中了。李元胜在这首诗中如此理直气壮地强调生活的“无意义”,强调时光的“虚度”,这无疑给深陷在城市“泥潭”中像蜂鸟一样飞速扇动翅膀、永不停歇的人们,打了一针大大的“强心剂”。“虚度时光”在李元胜的笔下脱离了贬义,成为当下年轻人热捧的一种生活态度。

近日,李元胜出版了《我想和你虚度时光》同名诗集。读李元胜的诗,要慢。急性子品不好李元胜的诗,最好如诗人自己最爱做的事情一样,在诗歌的园地里“散步”,有时候甚至要停下来,细心体会:“世界沿着湖面,缓慢地折叠时间/不考虑我们是否悲伤,也不考虑/我们是否正走过坡顶,逗留于那片好看的花地”……

步入中年之后,李元胜和岁月成为了老朋友。李元胜在青年时期歌颂他,后来埋怨过他,到了中年,诗人学会了在岁月和心灵之间寻找一种平衡,这在李元胜的最近两本诗集中体现尤为明显。“我爱这些古老楼梯,旋转/构成包围着我的庸常时光……”楼梯是李元胜诗歌中常用的意象。从现实的角度来分析,楼梯是上层与下层连接点,属于过渡的事物,这意味着它有前方,有后方,它们就是两个地方互通的桥梁。在这首诗中,李元胜通过诗意的“楼梯”找到了时光的连接点,隔着身体这“古老的栅栏”,试图同“这一年、这一生”握手,情感的波纹随着诗歌层层荡起、堆积,荡起……只有此时,你才会暗叹李元胜写诗的妙,妙得不像在人间。也许它真的不属于人间,诗人潘维便对此做出了绝佳的注解:我喜欢元胜这首诗的原因,是感受到诗神在场,并且面容美好。这首诗获得了《诗刊》杂志社颁发的“首届中国好诗歌奖”。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这本诗集收录李元胜30多年创作中的90首诗歌。不同于上一部诗集《无限事》中深沉的理性思辨,本书更加轻巧、感性,更像是抒情小品,普通读者对它的接受度会更高。这从新诗集出版之后便受到广泛关注和好评可见一斑。李元胜的诗集不能简单地用时间来划分,每一部诗集都有单独的“情感脉络”。《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是李元胜获得“鲁迅文学奖”后出版的第一部诗集,新的阶段李元胜选择了回归抒情。它的质量究竟如何,读者要做的便是深入诗集本身,让诗歌带着我们一起“虚度”,直到我们的思想“长出薄薄的翅膀”。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李元胜著 重庆大学出版社出版)

 

最热新闻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