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都市报-手机版
三湘都市报  >  文化  >  周末

胖子与麻将

[责编:叶竹]

胖子与麻将 王燕

一夜甜睡,发现我家里那个胖子又一宿未归,这让我颇为不快。因为我心知肚明:昨晚他必定是在麻将桌上跟他的好友们一夜混战。

我出身并非书香世家,但好歹父母也算半个文化人。麻将被看成不入流的市井玩意,在我家根本上不得台面。胖子家则不同,他祖籍望城铜官,那里除了烧瓷的土窑赫赫有名,芝麻豆子茶远近飘香,当地麻风之盛、居民麻瘾之重同样名声在外。犹记婚后第一次随胖子回乡,所到之处搓麻将之音不绝于耳。

每到一户家里做客,正在麻将桌上酣战的主人会匆匆起身,嘴里一边叮嘱牌友“先莫打啊”,一边麻溜地煮起豆子茶热情待客。待寒暄完毕,主人笑意盈盈扔下一句“你们坐,我先打完这一局”后,迅速地回到麻将桌前,忙不迭地问声“刚才打的莫子”,遂又加入鏖战。此时懂味的客人便会欣然拜别,另觅他处——主人不觉失礼,客人亦不会尴尬。

这样的场景见得多了,我便不以为怪,自然也就懂了为什么胖子的麻将瘾那么重——往小了说这是一种从小耳濡目染、被环境浸入骨髓的习惯;往大了说,胖子打的不是牌,是浓浓的乡愁,是可以解忧的精神杜康。

麻将场上人性百态丝毫毕现。所谓“牌品即人品”,大抵如是。以胖子为例,他牌风猛、胆儿肥,有大番子做绝不胡小胡子,且气势汹汹。这种人打牌即使一手绝世烂牌也毫不气短,出牌倒牌啪啪直甩,犹如将军出征掷出令箭。有道行浅的牌友往往被胖子气势吓住,早早放弃手中做大做强的好局,自乱阵脚。

胖子这种程咬金式的牌风,像极了他粗线条直肠子的个性。虽然有点二,但胜在不欠账不耍赖不撒泼不骂娘,利落爽快,倒也算得上可爱。最怕是有些人,赢了牌笑成了花,输了牌气成了狗,骂骂咧咧好像全天下负了他的心,真真叫人大倒胃口。更有甚者,为求胜局竟不择手段使出老千诈术,这种人,乃品德之下下者,不宜交也。

胖子作为一名报社做版编辑,除了麻将基本无其他不良嗜好。酒不沾、烟不抽,就连嗜啖槟榔的毛病也在本女王的调教下日渐收敛。为了胖子生活不至于麻木,我亦网开一面,从以前坚决扼杀,到现在限量宽允,算是尽到了做妻子的一点开明、大度。

不过,麻将虽好,贪摸不宜。

■王燕

最热新闻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