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都市报-手机版

暧昧的兼职教授

[来源:南方都市报][作者:尼德罗][责编:朱晓华]

信息广泛而迅速地流动,导致了信息的共享变得极为容易。大都市,例如北京、上海、纽约、巴黎,重要的交通工具,例如飞机、高铁、邮轮,被标签化的人,例如官员、教授、总裁、明星,都作为信息传播的中心节点存在。12月6日,从上海飞往纽约的航班上,一名供职于中美两所大学的教授涉嫌大闹航班秩序被拘留。因为此事涵盖了上海、纽约、飞机、教授这几个关键性词汇,再配上3分钟左右混乱不堪、充斥嚎叫的现场视频,一度成为了互联网上的一道重要景观。

因为信息的充分共享,无论美誉还是危机,涉事方的反应时间都被急剧压缩。稍早前,一名记者揭示了自己在乘坐飞机时,身体抱恙但未获及时抢救的经历,涉事的南航和机场急救体系,因为反馈不够及时、明确,至今还在舆论讨伐的泥潭之中。本次教授闹机事件中,航空公司成为人们拥护的对象,但教授供职的机构———西南财经大学成为了众矢之的。所幸,不到48小时,西南财大校方就给出了回应:确认闹机者卢勇为本校今年8月聘任的海外短期教授,决定即日起解除与卢勇的聘用合同关系。

西南财经大学的回应无疑是成功的,因为几乎伴随着视频的流出,校方的回应也跟着一齐出现。不过,有关西南财大的决定,社交媒体上也不乏争议。可以想见,除了共同讨伐该教授不配为人师表之外,争论意见大抵可以分为为校方解聘决定拍手称快的一派,和认为校方过度切割的一派。依我之见,网络讨伐汹涌,校方尽早切割算是明智之举,可能造成的后遗症,或可控,或暂时也顾不上了。

对于西南财大来说,颇感幸运的应当是这位教授的人事关系并不在该校。卢勇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副教授,回国任教身份为西南财大短期特聘教授,即“兼职教授”。假如卢勇是该校正式聘任的教授,校方当即解除合同,可能需要犹豫一番。尽管在全职教授的聘任合同书中,可能存在一旦乙方触犯刑律,甲方有权单方面解聘的条款,但终究动静太大。但如果是兼职教授,需要树门面、立牌坊时,可呼之即来,一旦触犯刑律,又可挥之即去。充满弹性的兼职教授,从制度设计上来看,可谓精妙。

除却兼职教授卢勇的遭遇,近期另一位兼职教授邓亚萍也处在舆论的漩涡中,后者因为受聘中国政法大学体育教学部的兼职教授,引发校内外之轩然大波。在异议者眼中,邓亚萍是一个好运动员,但却不该染指教授身份。从学校本身来考虑,兴许兼职教授多寡并无太大关系,某种程度上,兼职教授和荣誉博士一样,成为了高校社交的一款利器。

边缘地带总是容易爆发冲突,兼职教授就是如此,既不是全职教授,也不是临时演讲者。在高校争夺社会资源的乱局下,兼职教授显得非常暧昧:学术贡献上,多数兼职教授似乎处于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状态;但在资源争夺上,兼职教授又存在进可攻退可守的有利局面。因此,高校很乐意兜售“兼职教授”的牌子,一不占人事编制,二花不了太多资金,一旦摊上公共危机,即日解聘还可以赢得大片叫好。如此生意,可做可做!

●尼德罗

相关阅读
劳伦斯奖李娜挺大肚 卷福pk邓亚萍乒乓球
最热新闻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