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都市报-手机版

不可孤立理解“签约医生”制度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王聃][责编:朱晓华]

“你好,我的身体不舒服,请上门来替我诊治”,国外电影中熟悉的一幕,很可能将在我们身边上演。近日,国家卫计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社区卫生服务管理和提升服务质量的指导意见》,指导意见要求各地规范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设置与管理、加强社区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能力建设等。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到2020年,各地要力争实现让每个家庭拥有一名合格的签约医生。

尽管还有五年的缓冲期,但一切已令人遐想。签约家庭医生制度的推行,带来的显然不止是个人就医的方便,它还具有多重的公共意义。一些普通的病症在家就能得到良好的诊断与治疗,而不必都拥向医院,对个体而言,这意味着就医成本的减少,这些减少的成本累加起来,必然会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国家医疗支出将被减负。而当医院特别是大医院中的就诊者数量减少,医生就将不再处于那种“每个病人只能看2分钟”的焦灼状态,由此带来医疗质量的普遍提升。

然而具体到签约医生制度的推行上,一切可能依旧没有这般简单。一方面,签约家庭医生如何来获得普通民众的信任?它是一个问题。当患者对社区门诊甚至是三甲以下的医院都习惯性不信任,他们又如何会来轻易信任一个所谓的“签约家庭医生”;另一方面,如何鼓励那些专业技术优良的医疗人员沉下基层,来做一个签约医生,亦不容忽视。是从现有医疗机构中选择医生来做“兼职”签约医生,还是来打造专业的签约医生队伍?在政策的具体路径选择上,尤其需要认真考量。

关于签约医生的制度,很容易让人想起全科医生的现状。尽管早在几年之前,国务院常务会议就决定建立全科医生制度,要求大力推进该制度,但因全科医生常常是处于分级诊疗的首诊环节,这就决定了全科医生多数只能在社区乃至农村等基层就业。由此带来的结果就是,虽然全科医生制度在被大范围推进,但在现实招聘中其频频遇冷。某种程度而言,全科医生和签约医生都是位于分级诊疗的首诊环节,他们的现实功能相似,他们所面临的困境,亦会具有某种趋同性。

换而言之,“签约医生”制度很难踽踽独行,它必然要向医疗改革寻路。更细化地来讲,“签约医生”制度的兑现过程,亦必然要是一个医疗资源逐渐下沉并均衡的过程。当医疗资源分布不再呈现出城乡、大小医院间的天壤之别,患者自然不会对大医院和专家们过度迷信,进而能够接纳家庭签约医生的存在。与此同时,医疗资源的下沉与均衡分布,必带将来基层医疗环境的向好、基层医疗工作者待遇的改善,由此带来的就是大量专业性人才乐于到基层,就任家庭签约医生。

“病有所医”应是公民最基本的福利之一,签约家庭医生制度的提出,正是医疗体制现代化的重要表现。但可以肯定,它不会这么快地到来。关于新医改,有学者曾经奉献了一个观点,新医改的成效主要有三个衡量标准。第一个,看病贵、看病难解决没有?第二个,医患关系改善没改善?第三个,作为医改主力军的医务人员的积极性有无调动起来?由此对比,所谓签约家庭医生制度,并不能被孤立来审视,而当被置于更大的改革视野之下。目标已然提出,整体的改革仍需提速,我们对此心怀期待。 本报评论员王聃

相关阅读
裹保鲜膜运动减肥?医生:不靠谱!
传递爱心,医生筹建“抗癌妈妈之家”
孕妇产检7次B超医生均说正常 结果呢?
涉性侵"大V医生"用平板为患者播不雅影片
医生护士被逼抱尸示众 遭辱骂扇耳光
温州贩卖婴儿团伙:医生假称婴已死再卖掉
医生少病人多 在美国看个精神病真难!
男子冒充医生病房行窃
微整形培训之乱:4天速成微整形医生
骗局新招:“主刀医生”手术前来电话借钱?
最热新闻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