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都市报-手机版

让社会更多一些道德与诚信

[来源:三湘都市报][作者:张英][责编:廖慧文]

长沙市岳麓区桃子湖路295号有家“飞帆旧书店”,既无人看管,也没有收银台,只是在所属的3个门面内各安放了一个小型保险柜,如果顾客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书,就直接投钱进去,付款多少全靠诚信。店主李爱群说,截至目前,店内没有发生过失窃事件。

“无人店”是近几年的新生事物,由于“无人店”建立在买卖的双向诚信之上,因此它的经营运作等同于对社会的道德试探。在“无人店”的理想图景里,当然是能够进行互信互惠的社会交换,以达到重建社会信任的目的,但道德自觉本身就具备不确定性,因此“无人店”的经营始终面临一定风险。从曾经的一些报道来看,“无人店”并非如开办者的初衷那样,真正实现了买卖双方的诚信,而是有不少“无人店”遭遇了偷窃、顾客少付钱等尴尬。

“飞帆旧书店”开办一年多从来没有失窃,与它所处的环境有较大关系,桃子湖路属于大学城区域,旁边是湖南省的两所高校湖南大学和湖南师范大学,绝大多数大学生对道德、诚信是极为看重的,甚至会主动维护以诚信为基础建立起来的“无人店”的经营。因此,它所面向的人群的特殊性,让“飞帆旧书店”在经营上获得了较高的安全系数。

另外,旧书店所售之物利润相对微薄,就现在的人们贪便宜的心理来说,书籍大概是最没有吸引力的物什了,偷书的风险成本远超过一本旧书的成本。况且如今基本上不会有人穷到孔乙己的程度,即便“窃书不算偷”,而是雅事一桩,但估计也不会有人出手将旧书偷走。因此,从物什价值和偷窃成本来衡量,“飞帆旧书店”不会像卖零食、衣物的“无人店”那样面临着较大的被盗风险。

当然,对客观因素的分析并不代表完全否认市民道德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事实上,当人们面对着他人的信任,时常也会给予诚信回报,这其中的良性循环是存在的。店主李爱群当初开设这家无人店,也是因为与朋友有关诚信的讨论触动了她,让她想证明一下这个社会的诚信现状并没有人们口中说的那么糟糕。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效果是值得李爱群喜悦的,这也确实从某种程度上证明了社会的道德诚信状况不乏可赞之处。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无人店”的经营就可以高枕无忧,或者说,社会信任就可以由此顺利成长起来。在“道之以德”的前提下,仍然需要相应的制度作为诚信的保障,社会上并非人人皆君子,而如果君子遵守道德,小人却一味钻空子,那么道德成本就只能由君子们承担,这对遵守道德诚信的人是不公平的。相应的制度起到的是扬善惩恶的警戒作用,它既保证了君子之风的延续,也让小人之举无法蔓延。

去年6月,中国开始从制度源头建立信用体系,国务院还专门发布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部署加快建设社会信用体系、构筑诚实守信的经济社会环境。对于近些年广受热议的“道德诚信”问题而言,制度的出台是重建社会诚信的起始,希望能够在制度的规范下、在自觉的人们的道德带领下,我们的社会能够更多一些诚信、更多一些君子之风。

热搜图片

最热新闻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