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都市报-手机版

上交廉政金折射贪官侥幸心理

[来源:华声在线][作者:张英][责编:李芳艳]

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日前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贵州省黔东南州原副州长、州首府所在地凯里市原市长洪金洲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廉政金”是否应纳入涉案金额成为此案焦点。(三湘都市报 4月20日)

连续16年收受贿赂380余次,从最少的4000元到最大一笔583万元,共计受贿3900余万元,还有3100余万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惧怕事情败露,在案发前陆续主动上交5500余万“廉政金”。现在问题集中在应不应该将洪金洲事发前上交的受贿所得纳入涉案金额。

为了解除一些推不掉礼金的干部的后顾之忧,我国各省市县(区)几乎都设立了廉政账户,廉政账户也发挥了其应有的作用,在设立廉政账户的同时也对“廉政金”的上交做出了明确规定:因各种原因未能当场退回的礼金、礼品,应一个月内全额登记、上缴同级纪检监察机关或存入廉政账户,并领取相关凭证。对不能全额上缴或存入廉政账户,以及在收送“红包”一方接受调查后才上缴或存入廉政账户的,仍按违纪论处。

从规定上来看,洪金洲似乎还有不小的转圜余地,即如果所受部分款项系一个月内上交,那么似可不计入涉案金额。但我们要厘清的是,这条规定的前提是“官员并无受贿意愿,乃现场推脱不掉”的礼金礼品。而据洪金洲所述,他所收受的款项均系与他人达成了交易的报酬,也即收人钱财、予人好处的违纪违法事实已经成立。同时,他之所以上交受贿款,并非赎罪之举,而是借此行为模糊他人视线,制造“清廉”假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不仅是狡猾的“金蝉脱壳”手段,更因此而影响和误导了组织对他的判断。

洪金洲的辩护人认为“不能将洪金洲供述的主观意图当做给这笔钱定性的法律依据”,如果说其主观意图并没有造成社会损失与伤害,此辩护或可成立,但就官员收受贿赂而言,每一笔赃款的背后都存在着损公肥私的事实,即便官员事后将所受款项上交,但因交易带来的资源贩卖以及因此导致的不公已经形成,若不予追究,岂非放纵贪腐?

一些官员收了红包后,会主动上交一部分做做样子,让领导觉得自己听话,让民众觉得自己廉洁,反正上级纪委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收了多少红包。另外,主动上交红包对不少官员来说也只是为了试探,反腐如火如荼,官员心存侥幸,交一少部分试探一下,如果安全,便不交,如果风声紧,就多交一些,而一旦落马,这种主动上交受贿所得的行为又有可能抵消部分罪责。很显然,洪金洲便是抱着这样的心理“未雨绸缪”,试图化解风险。

反腐应当不留死角,制度与规定漏洞也属于死角部分,抱着与洪金洲同样心理、有同样行径的官员并非少数。正因为如此,对洪金洲“事发前上交金额是否应当纳入涉案金额”的审判决定便具有标志性与警示性意义。由权力侵害、社会损失等既成事实来决定结果,显然更应该成为目前这个焦点问题的判决依据。以此为镜鉴,也能提醒那些后来者勿存侥幸心理,为类似腐败心理鸣响警钟。

本网评论员 张英

热搜图片

最热新闻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