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都市报-手机版

官员落马,多是“朋友”挖的坑

[来源:华声在线][作者:张英][责编:蒋源源]

季建业受贿的1132万余元赃款中,90%来自于与他相识二十多年的三个“老友”,廖少华转战多地任职,湖南籍商人陈春章一直跟随其左右做生意,并先后向廖行贿394万元……梳理近年来多名落马官员的堕落轨迹不难发现,“朋友圈”正成为导致官员落马的一大“陷阱”。(4月12日 《南方都市报》)

官员是最不愁没有朋友的,尤其是在官员掌握着大量资源和权力的环境下。为什么呢?试想,如果你手中有一块蛋糕,而你恰好又有权力分配这块蛋糕给想吃它的人,那些眼巴巴盯着蛋糕的人自然想方设法与你套近乎。在“官员成为朋友圈受害者”这一现象中,官员自然因贪念膨胀而泥足深陷,“朋友”也因一损俱损而鸡飞蛋打,但各打五十大板,这种呈普遍性的现象就能消除了吗?

前面已经提到了官员“朋友圈”的产生原因,正所谓,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我有权有资源,你有钱有期盼,二者在权力-资本的市场中一拍即合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从个人层面来说,我们可以认为是人性的弱点在作祟,但如果从整体层面来说,政府职能的异化也是推手之一。比如季建业,他在主政南京时被民众赠外号为“季挖挖”,在涉及城建的挖掘建设中,征地、拆迁、土地招投标等,政府在这其中既是决策者又是执行者,导致行政权膨胀并被滥用,此时,实权官员手中的审批权、裁量权自然也就如同美味蛋糕一样,吸引“朋友们”蜂拥而来。

在经济建设第一,而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又尚未泾渭分明时,官员们无疑属于“常在河边走”的高危人群,政府既是国民经济的主要投资者之一,又是国民经济的管理和经营者,那么在其中有具体决策权和仲裁权的官员就必然容易滋生贪腐欲念,从而导致大面积贪腐。而曾经的“GDP唯上”实际上也给官员和其“朋友圈”制造了渔利温床,官员完成政绩、商人“朋友”获得便利,除此之外,还可以形成长期联盟,稳固“朋友圈”以及圈子化的利益。

畸形政商“朋友圈”成官员仕途“终结者”,这是必然结果。为官者当如履薄冰小心谨慎,当克制欲念廉洁奉公,这是对为政者的人品要求,但仅靠道德与人品显然是靠不住的,所以清谈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归根到底还是要回到政府职能转变与制度设计和落实上来。党的十八大明确把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作为转变政府职能的最主要途径,也是志在削减政府权力、改变政府权力高度集中、避免“权力部门化、部门利益化、利益个人化、个人利益被法定化”的现象。至于在官员“朋友圈”这一块,还有必要从预防腐败角度出发,完善二者交往细则,界定工作交往范围,划清正常明晰的边界,具体应该如何做,既可借鉴别国经验,也可设置并实施更为科学合理的规章制度。

无利不起早。有利可图的时候,“朋友们”纷至沓来,无利可图时,自会作鸟兽散,友尽于此,官员们也就基本不会再发出“朋友圈误我”的悲叹了。

本网评论员 张英

相关阅读
恍如隔世!落马“大老虎”卸妆之后
安徽黄山官员落马牵出招商骗局 政府倒贴数千万
济南落马书记涉腐案情披露:收受贿赂2000余万
福建副省长徐钢被查前数日兼任新职 5省无省部级落马
侠客岛:“能吏”仇和落马 改革的“绿林时代”终结了
仇和落马,当能吏不如当庸官?
中石油集团党组塌陷过半 9名成员中5人落马
中石油总经理廖永远被查 2天2个央企高管落马(简历)
仇和落马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韩国终迎新总理: 两名提名人落马 第三名涉险过关

热搜图片

最热新闻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