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都市报-手机版

早点算这笔账该多好

[来源:三湘都市报][作者:张英]    

  最近,云南省永善县墨翰乡原党委书记陈勇的忏悔书被媒体曝光。2012年至2014年,陈勇在任墨翰乡乡长、党委书记的两年时间里,利用职务之便,受贿225万,最终获刑14年。为此,他忏悔称现在年收入4万多元,逐年上涨,按每年平均收入7万元算,将来国家要发280万元工资,比收的贿赂多得多。贿赂款已全部退还,这样一对比经济上至少损失280多万元。(1月13日《检察日报》)

  相对于落马贪官们在忏悔书中痛哭流涕、愧对党愧对祖国培养的千篇一律,无疑这是一份与众不同的忏悔书。陈勇在忏悔书中不仅精细地算出了经济账,也连带算了因贪腐而受损的亲情、家庭等多方面成本,可谓情真意切、反省深刻。

  但与所有贪官忏悔书一致的是,这不过是事后的觉醒、迟到的省悟,诚如李白所言:“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每一个落马官员,从忏悔书中都可见其成长之不易、悔恨之未休,但无论忏悔书词藻多华丽,情意多真切,最后都无一例外地落个“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评价。并非怀疑这些落马官员在写忏悔书时悔恨的真诚,只是前车之鉴何其多,为何非要等到身陷囹圄才“双泪落君前”?而这也是无法得到同情与众人情感赦免的缘由。

  权力在手,自是借着东风舞长袖,从最开始的欲迎还拒到后来的面不改色,“财源滚滚”的诱惑总是压倒做人做官的初心,于是贪官们从不同的地方来,最后总会沿着相同的轨迹到同一个地方去。如果没有侥幸心理,一开始就能够守好本分拒绝诱惑,甚至一开始就保持清醒的头脑算好这笔账,也不至于如此。无论是经济账,还是亲情账,算起来都会令这些落马官员们悔不当初,从经济账上来说,绝大多数官员收入并不低,若工作出色还有大好的前途,若因贪腐落马,等于以前的积累全部清零,且日后无枝可栖;从亲情账来说,家庭受到影响,亲人担忧甚至若判刑时间长还无力尽孝,如四川省交通厅原副厅长郑道访的老母,从电视上看到儿子被定罪受贿千万后当场气绝身亡,郑岳母之后也服毒自杀,开封市原市长周以忠落网,老母哭瞎了双眼,女儿丢掉工作。

  看似是一个人的账,实际上如蝴蝶效应般牵一发而动全身,事发后不止是贪官本人付出代价,与其有关的家人也会跟着受罪。而在目前贪腐力度的加大以及中央治贪无死角的决心下,贪腐所付出的代价较之以往更沉重,也就意味着贪腐官员们若不在成本与收益之间算好账,则很可能泥足深陷,自救不能。事后的忏悔再真诚,也是无力的,毕竟惩罚不会因为个人的悲情而网开一面,假若事前能够明哲保身,自是没有后来的眼泪与悔恨。

  陈勇的忏悔书除了角度独特,从现实来说其实也颇具积极意义,至少可通过这种“独辟蹊径”的忏悔提醒后来者以理性的方式事先算好多笔账目,以免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只不过于他来说,如果能够早点算这笔账该多好。■本报评论员 张英

热搜图片

最热新闻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