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都市报-手机版

将官员挡门外是对知识的敬重

[来源:三湘都市报][作者:本报评论员 张英]    


两年一度的两院院士增选工作在1月1日启动,这是自2014年6月两院院士大会修订章程之后的首次院士增选。为避免“仕而优则学”的“官本位”,此次两院院士增选,两院均要求“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原则上不作为院士候选人”。

在中国科协2005学术年会上,时任中国科协主席的周光召就直言:“要搞科研就不要当官,要当官就不要搞科研,当了官就要好好为科研工作者服务,既想当官又想搞科研肯定什么都做不好。”这个道理非常浅显,但中国的学术界却与之相悖地存在不少“鱼与熊掌兼得”的官员院士,这些官员院士大多并无突出的学术贡献,只是凭借自身的影响力或公关手段跻身院士队伍,形成中国学术界的一大奇观。

“学而优则仕”或“仕而优则学”本身并无不妥,它代表着“学”与“仕”之间在资源上的共享与人才流通甚至是社会效率与整合度的提升,但问题在于,目前从“仕”到“学”的过程并非由知识高低、智力贡献把控,而是由附着于“仕”身上的权力影响及金钱在起决定作用,这也就让“学”有着走向“假大空”的危险命运。看看曾经的一些案例:王立军身负多重学术职务、张曙光曾以“铁道车辆”的专业两次参选院士,而事后自己承认为此索贿2300万元——这是何等匪夷所思。

2011年5月,中国工程学院公布的院士增选候选人名单中,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上海市副市长沈晓明等央企高管和政府高官在列,而工程院管理学部44名候选人中,近一半来自央企和政府部门。后来在舆论的压力下,政府高官及曾任职的高官从名单上消失,尽管如此,却仍让人对“官员如此轻而易举登入学术大门”的现象瞠目结舌。被赋予“中国最高科学称号”的院士称号,其严肃性不仅仅在于它的知识含量与智慧等级,更在于它是一个需要付出比常人多得多的努力、守住常人所不能守住的寂寞,甚至穷一生之精力去钻研学习才能得到的荣誉。官员们本身行政事务缠身,又怎会有时间去钻研学术?而一旦荣誉和权力紧密挂钩,那么性质必定扭曲,制度也会异化,最后导致本该由知识精英获得的社会肯定和学术荣誉成了可以投机钻营来获取的“腌臜物”,大大消解了院士的权威性与学术的严肃性。

“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原则上不作为院士候选人”的规定无疑是一大亮点与进步,科研本身就应该去行政化,去官本位。但仅仅如此还不够,目前我国的院士增选官方色彩太过浓厚,遴选过程也并不透明公开,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官员挤破头,一些真正的科学人才却求入无门的现状。在将官员拦在门外的同时,我国还应在增选制度上加以改进,如可以引进一些成熟的国际惯例,同时降低附着于院士上的过大过多的福利、资源,提高院士的学术纯度,减少其利益诱因,或能更好地将权力与学术之间的界线泾渭分明,也就能更好地达成对知识的敬重。

■本报评论员 张英


热搜图片

最热新闻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