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注册
图片展示
搜索
搜索
图片展示

困局 | 浮沉20年:长沙首批健身房黯然退场

发表时间:2019-01-05 07:49:47

作 者:记者 黄亚苹

来源:三湘都市报

关注:13839

2001年开业,十数载风光一朝谢幕。2018年12月17日,长沙海东青健身俱乐部发布一则内部通知宣告停业,数千名会员走上预付卡维权之路。


2001年开业,十数载风光一朝谢幕。2018年12月17日,长沙海东青健身俱乐部发布一则内部通知宣告停业,数千名会员走上预付卡维权之路。

    

随着海东青的离场,发源于1998年,第一批本土以商业模式运作的健身房已全部歇业。这或许意味着,纯销售导向的健身房竞争力被逐渐削弱。

    

一周来,三湘都市报记者走访行业专家、资深会员、健身房操盘手,还原海东青18年经营过往,为读者还原长沙第一批健身房的经营画卷。


【事件】

健身房悄然停业,千名会员组团维权

    

“公司因经营问题欠下房租。现芙蓉店已关门,中江店和东方店也即将停业……”2018年12月17日,长沙海东青健身俱乐部在工作群中发布停业消息,要求教练暂停所有对外授课,公司将走程序处理。

    

记者了解到,海东青健身注册于2001年,芙蓉路店为长沙首店,截至关店时,海东青有芙蓉路店、中江店、东方店3家直营门店。天眼查提供的信息显示,海东青注册股东共6人,彭影以60万元人民币认缴比例成为大股东。

    

1月4日,记者在现场看到,健身房依旧大门紧闭,大门上张贴着会员维权告示以及房租、水电费催缴通知,业主要求其在2018年12月31日前搬迁完室内设备。

    

如今,关门时间近半月,彭影、田顺秀等股东电话仍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而3个门店近千名会员自发组织的微信群内,正在商量维权方案。

    

不少受访者反映,从2017年起,该店不止一次出现缓发工资、年卡返利未兑现、超低价终身卡纳新等情况,如1688元两年卡、1599元的主副卡、6999元的终身会员卡以及2580元的4年卡。

    

【回忆】

初创时设备高价教练高薪,落魄时关店试图转让

    

“海东青停业更像是一个时代的落幕。”1998年成为一名职业健身教练的张良介绍,1998年长沙首家连锁俱乐部“冠军”成立,这些健身房选择在阿波罗商业广场、芙蓉路等人流聚集地开店。第一批纯商业模式运作的健身房出现。

    

他告诉记者,海东青初创时为打响品牌,不惜高价购入赛百斯力量器械、力健跑步机等进口设备,最多时发展至5家门店,芙蓉路上的海东青健身房因与所在建筑同名,一时间成为长沙健身地标。

    

“海东青最早设计印有品牌图案的圆筒健身包,在教练圈中掀起一股收藏风,谁要是背着海东青的健身包走在街上,牛气得很。”张良表示,海东青喜欢在业内挖掘有名气的健美、团课老师授课,一节团课费开出120元,而当时团课老师平均薪资不过70元-80元。

    

在记者采访中,也有业内人士透露,2010年,海东青亚华店因房租问题停业,会员向另外4家门店分流。随后,其不断缩减成本,向市场投资者抛出橄榄枝,欲以240万元转让芙蓉路店、中江店等4家门店。

    

这一说法似乎也得到消费者证实。2003年,长沙的邹女士以每年800元的价格在海东青亚华店办理健身卡,2010年她转入芙蓉店健身后,明显感觉到健身的新面孔越来越少,“是自己大意了,物业费、房租费都涨了几轮,健身年卡的价格却还跟18年前持平。”

    

【纵览】

去年长沙10家健身房停业,延迟开业、服务打折时有发生

    

海东青歇业后,以紫薇健身、冠军健身为代表的第一批商业健身房正式落下帷幕。尽管其关门原由仍未可知,但在传统预售模式下支付数万元办理健身卡的消费者,无疑成为受害者。

    

然而,据三湘都市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8年,经媒体报道的长沙已倒闭的健身房不下10家。如,2018年10月,开业仅一周的“湘约健身房”突然撤离,老板曾借口水电维修,连夜把所有健身设备偷偷搬离,随后承诺的会员转会事宜一直未兑现;8月30日,长沙V力健身房谎称门店改造升级暂停营业,并表示将另寻场地开业,半月后,消费者前往新场地才发现这家健身房甚至没有办理场地租赁。

    

此外,还有不少健身房多次延迟开业时间,如,开福区虎溴健身因场地装修、消防改造等原因2次延迟开业时间,2018年1月开业后,此前承诺的动感单车房、综合操房仍是一片狼藉;奇迹健身富兴时代店虽如期开业,但作为卖点的游泳池仍未对外开放。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目前长沙连锁终端健身房约500家,每年通过兼并、收购退出的健身房占8%左右。

    

【观点】

跟不上市场变化,只有退出的命运

    

有超过20年健身经验的张先生表示,2000年前后,网络社交仍处于起步阶段,健身房聚集了一批“健友”,自带社交属性,“当时不少人办健身卡只是为了消磨时间,不运动只找人聊天,那时男教练和女会员成为夫妻的比例也很高。”

    

长沙市体育产业协会秘书长胡敬坦言,数年前,以“办了年卡至少一周去两次健身房”心态办卡的消费者是健身房一部分利润来源,如今,消费更加理性,健身房早已抛弃“懒人养勤快人”这一套经营模式,从业者则通过免费停车、完善配套服务来提高场地坪效及设备使用率,通过私教服务,售卖健身餐、蛋白粉来提升客单价及会员留存率。

    

“如果内容产品跟不上市场需求,消费者对固有健身模式产生审美疲劳,等待它的就只有退出或者转让。”有业内人士认为,“杀”死海东青的不是资金及日益上涨的房租,获客成本不断提高后,其沿用10多年的销售模式已难以盈利,关门的命运难以避免,2010年底停业的“冠军”阿波罗店亦是如此。


记者 黄亚苹



不   仅   仅   是   一   张   报   纸

湖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湘1001188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湘B2-20080017
ICP备案号:湘ICP备10011883号-24             Copyright @ 2014 三湘都市报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