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注册
图片展示
搜索
搜索
图片展示

老易:从“赌徒”到“写字家”

发表时间:2018-12-21 14:53:38

来源:三湘都市报

关注:21008

“人家都不相信,我一个挑粪桶,做了半辈子泥水工的文盲,放下手来写字”。老易这样对记者说。



50岁以前的老易,离不开“赌徒”、“文盲”两个身份。


50岁以后的老易,将学书法的年数,算作自己的年龄。


“人家都不相信,我一个挑粪桶,做了半辈子泥水工的文盲,放下手来写字”。老易这样对记者说。从“赌徒”到“写字家”,在湖南省文化馆副馆长曹隽平的义务教学下,易成武用坚持完成了人生的蜕变。


老易(右)写的福字。 


老易只读过小学一年级,入校只有三个月,便因为调皮被赶回家,十一岁跟师父南下广东做泥瓦工。


老易在广东四十四年,做工、成家,当过小包工头。他曾经嗜赌成性,用他自己的话说“有一百元一定会输掉九十七元”。某年老易做生意赚了十多万,下火车就进了赌场,回到家已是身无分文。


老易没有什么文化,却向往文化,喜欢收藏,是曹隽平多年的藏友,收藏的广彩瓷颇成系列,还办过个人收藏展。


他虽嗜赌,却又极有毅力,吸烟多年却说戒就戒了,每天清晨五点多就醒来,百无聊赖等天亮。曹隽平说,“2012年春,我和他一起去广东。我说,那你以后每天早上起来练字吧!我当时只是随便开口说说。”


而老易立即满口应允,但从家人到朋友,没有一个人相信他。老易妻子谢玉荣第一个反对,“我说你那么大年纪还去学,学什么鬼,还能学出什么名堂。后来说戒赌,那我说你去学吧。”


还有朋友和老易打赌,说如果抓到他打牌,老易就罚款1万元。从朋友家开车到老易家有150公里,来回300公里,连抓了四次,“他到我楼底下才打我电话,我下去开门,抓了我四次没抓到,就没来了。”老易回忆道。


老易特别兴奋地说,“第一次交作业的时候,曹老师给我打200分。高兴了一个礼拜没睡好觉,我说这辈子居然有个老师给我打200分。”


因未读过书,初学书法时,书法于老易而言,几近于用墨水画画,观其形,却经常不晓其意。由于不懂拼音,老易把字典当画册看,比对一个字纯粹靠眼力。今年,老易所在的城市需要刻56块碑文,老易负责其中一块,为了圆满完成任务,这幅字老易已经写了100多遍,经历了从不识其字,不解其意到心领神会的的全过程。


曹隽平坦言,“六年来,他并不是写得非常好,但是这种精神和毅力是非常宝贵的。我觉得他只要能够写,我也就满足了,我称他是写字家。”


            老易的书法作品


如今,老易的书房里随处可见他这六年的“藏品”,每一张都由他的时间与心力写就,字写得多了,牌自然打得少了。老易说,“以前因为爱赌,经常和老婆吵架,有时候半夜三更回来不开门,现在我晚上很少出去,家里也比较和睦了。”


老易家最醒目的位置摆放着祖龛,祖龛台面上的信封里装着老易参加书法比赛得来的奖金。“我告诉老婆得了个三等奖,她说那个钱给我看看,一共500块钱,她讲这个钱谁都不用,那就拿个红包装起放到祖龛上。说留给我孙子。我就讲好呀。后来我每次得奖回家。我就自己把奖金放到祖龛上去。”


谢玉荣朴实地说,“这种有文化的东西肯定是好,我自己没读过书,想学都没办法,他能学就好,要放在那里做个纪念,留给子孙后代。”


在老易一家看来,比起赚大钱,学书法,有文化,才是真正的光宗耀祖,造福后代。


记者 袁欣 通讯员  王永淳 周林聃 丁文  


不   仅   仅   是   一   张   报   纸

湖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湘1001188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湘B2-20080017
ICP备案号:湘ICP备10011883号-24             Copyright @ 2014 三湘都市报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