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注册
图片展示
搜索
搜索
图片展示

讲述 | 很无奈!最温情的家人变成“陌生人”

发表时间:2018-10-20 08:01:30

作 者:记者 张浩

来源:三湘都市报

关注:13374

记忆力衰退,猜忌心变强,迷路了宁愿找不到家也不愿求助……

    

相关调查研究显示,在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家庭中,因心气浮躁或病理性原因,大部分老人都会对家人产生排斥、甚至猜忌的心理。

    

他们反应变得迟钝,对家里的子女中,只叫得出“最疼爱的那个”的名字;患有幻想症,总是怀疑子女偷拿了自己的钱物……原本是骨肉相连的至亲,却因这些误会而渐渐心生隔阂,让双方都备受伤害。

    

子女不厌其烦地照料,却换不来老人的理解。给出的温情再多,家人却只是他们最熟悉的“陌生人”。

 记者 张浩

    

【讲述一】

    

半年买5万元保健品,把推销员当成“儿子”

    

45岁的郑云飞早已在北京定居。三年前父亲过世后,母亲就患上了轻度老年痴呆。“带她去了医院,说要慢慢调理。”去年,郑云飞想要带母亲去北京一起生活,老人却以“适应不了外面的生活”为由拒绝。

    

考虑到母亲病情不算严重,而且长沙老家也有几个侄子能照应一下,郑云飞就随了老人的心愿。由于平时工作繁忙,郑云飞几乎一年才能回一次长沙探望母亲。

    

今年9月底,郑云飞利用出差机会回了一趟长沙,初入家门时的情形却让他倍感意外:客房的角落里,堆放着各种各样的保健品。盒装的、瓶装的,吃的、喝的,拢个堆能占去半间屋子。

    

“母亲说,这些保健品都是儿子要她买的。今年吃不完,明年可以继续吃。”郑云飞心生疑惑,自己从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他大致算了下,母亲积攒的保健品票据有10多张,累计购买保健品的花费有5万元。

    

足足清点了一个晚上,郑云飞才逐一列出母亲寄存在每个保健品公司的产品数量。他拿着这些单据,想要找到各家保健品公司要求退款,却被母亲大声呵斥。

    

“我另一个儿子给我买的东西,关你什么事?”面对母亲的质问,郑云飞才明白过来:母亲口中的儿子就是保健品的推销员。“心就像被针扎了一样。”郑云飞说,到底是母亲病情加重认错了人?还是母亲故意拿这话气他?自己都无心再去过多追问。

    

在郑云飞看来,并非自己不关心母亲,而是老母亲宁愿选择单独生活,也不愿去北京。 “我虽然一年回来一次,但明显每次她给我的感觉都不一样。”郑云飞说,老人的这次“认亲”让他慌了神,自己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让母亲搬去北京跟自己一起生活。

    

【讲述二】

    

三个子女中只惦记小儿子,迷路了不愿向人求助

    

“你说不要跟老人较劲,但不一定每个子女都大度。”66岁的黄女士有三姐弟,自己是老大,还有两个弟弟。随着母亲的年纪越来越大,“明显感觉越来越糊涂了”。

    

黄女士的母亲今年89岁了,“这种情况(患老年痴呆症)有10多年了,属于比较严重的那种。”早几年,老母亲还能够叫得出姐弟三人、甚至孙辈的名字。但这几年,几乎完全分不清谁是谁。

    

“作为女儿,我肯定照顾老人多一些。”黄女士说,名义上是三姐弟轮流照顾老人,但自己退休之后就会经常抽空去探望母亲。“帮着晒晒被子,做做饭菜。”但在黄女士心里,即使自己付出得再多,老人永远只叫得出小儿子的名字。

    

在常人眼里,这不过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但在黄女士看来这件事就像一根刺一样。年轻时,父母的爱总是会给小儿子多一些。“以前住乡下,出户时小弟分的家产多一些,平日里的退休工资也会补贴给小弟。”

    

如今,姐弟三人都已过了花甲之年,黄女士也不会在乎那么多了。“虽然看得淡了,但偶尔想想还会心酸。”她称,自己女儿也很有孝心,一到周末就会买点吃的拿给外婆。

   

 “她一边吃,一边说‘文华(小儿子)买的真好吃。’”每当这时,黄女士就想解释一下:这是外孙女买的,“但你跟她说这些,她反而更生气。”

    

有一次,老人独自下楼去散步,走着走着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老人明明有手机,也存了每个子女的电话,但是“她就是不问路人,也不打电话给我们。”直到两个小时后,家人在小区附近的肯德基门口找到了她。

    

在回家的路上,老人一边走一边说:刚刚看到了一个邻居,两人还相互打了招呼。“她就是这样,宁愿让家人急得跳,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迷了路。”

    

【讲述三】

    

猜疑家人偷拿钱

   

 跟邻居说“家贼难防”

    

“他说我们偷了他的钱,结果钱在外套里找到了。”回忆起曾经发生的这一幕,长沙市民赵瑾也非常无奈。去年带着父亲去了一趟医院,医生说属于轻度老年痴呆,“记忆力衰退,强迫症增强。”

    

虽然父母单独住在一起,但赵瑾几乎每天都去看望一下两位老人。当初买房子时,赵瑾特意选择距离父母不远的小区。

    

有一次,赵瑾刚一进门就听见两人在争吵。母亲一边做饭一边哭诉,说父亲放在家里的三千块现金不见了,非得说是她拿了。“就是你拿了,你就想管我的钱。”父亲说完之后气冲冲地出了门。

    

接下来一个星期,父亲在小区散步时跟邻居念叨,说“千防万防,家贼难防。”这让赵瑾的母亲很是难堪,两人僵持了下来。接下来好几天,父母相互不搭理,“后来我妈洗衣服时,三千块钱找到了,就在他的上衣口袋里。”

   

 “除了记忆力衰退,猜忌心也更严重。”赵瑾说,每到晚上睡觉时,两人刚刚躺下来父亲就又起来去推一下房门,看看是不是关严实了。有一次凌晨三四点,父亲突然叫醒了母亲,说家里有响动,进了贼。找物业、打电话,“敲锣打鼓搞了一晚上,还惊动了110。”实际上,那一次家里根本什么都没有丢。

    

“时常就折腾一下,搞得邻居们意见很大。”对于父亲的这些举动,赵瑾也比较无奈。正如医生的一句叮嘱:你们就把他当作一个病人,不要去跟他计较这些。

    

(应采访对象要求,以上人物均为化名)



不   仅   仅   是   一   张   报   纸

湖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湘1001188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湘B2-20080017
ICP备案号:湘ICP备10011883号-24             Copyright @ 2014 三湘都市报 All Rights Reserved